存档

‘胭脂店’ 分类的存档

小龙椰子4

2014年10月24日
2014-10-24 翻译:龙二 long2berlin

椰子和玛蒂尔塔瞧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大恐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奥斯卡也有点小吃惊,但马上他就欢呼起来:“我赢了!”

突然从湖上传来了咂巴嘴的声音。他们慢慢转过头:一头巨型鳄鱼正贪婪地看着他们,他嘴边露着嘲弄的微笑,还有一排利剑般森森的牙齿。


椰子、玛蒂尔塔和奥斯卡都惊呆了。就在这个时候,大地震动了起来。鳄鱼愣住了。一头粗壮的动物跑向岸边,他的头上像顶了块盾牌,上面还有三只角。

“三角龙。” 玛蒂尔塔小声说。

“危险吗?”椰子问。


“食草动物。” 玛蒂尔塔回答。

三角龙到了岸边,对着鳄鱼生气地发出威胁的呼噜声。鳄鱼也呼噜着回敬过去。不过当三角龙低下头把角对准他的时候,这只巨型爬行动物潜回了水里。三个朋友长出了一口气。三角龙却转过来担忧地看着倒在地上没有知觉的霸王龙。


“克诺比,醒醒!”他叫道。

“克诺比?” 玛蒂尔塔悄声说。

三角龙突然停住了,他抬起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然后狠狠给了还昏迷不醒的霸王龙一记耳光,嚷道:“醒醒,克诺比!施马左来了!”

霸王龙一下就清醒了:“施马左?”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在山丘上又出现了一只霸王龙。看到他们那只霸王龙大踏步冲了过来。

“额底妈!” 玛蒂尔塔叫道。

“快挤不下了!”奥斯卡说。

“我们还是找地儿躲吧!”椰子说。

他们三个一下子躲起来不见了。

霸王龙克诺比爬起来开始长啸,他一边冲着三角龙怒吼,一边扯着嗓子喊道:“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这个鼻角仔儿!”

“鼻角仔儿?”三角龙回道。“你等着,你个蠢霸王龙!”他们俩斗到一起,大地都震颤起来。就在另一只霸王龙将将要到的时候,克诺一脚把三角龙结结实实地踹到了地上。三角龙躺在那儿只有出气的份儿。



新来的霸王龙赞许地看着倒地的三角龙,瓮声瓮气地说:“干得不错,克诺比。”

克诺比双爪抱胸道:“日安,施马左!象这样的三角龙,不够我练的。”

“我说,这只看起来跟你上星期干掉的那只一模一样。”

“不—不奇怪,”克诺比说,“这只是上次那只的双胞胎兄弟。”

“这样哦?”新来的霸王龙嗡嗡道,“这一只好大,不如我们兄弟俩分了吃吧。”

“你别想了,”克诺比说,“我一下就能吃掉一半,剩下的我冻起来,上面冰川有我一个窝点。你得自己去抓一只。”

“嘿嘿,”施马左瓮声瓮气地说,“那好,把爪子磨锋利点,我们今晚在节上见。”

随着一声告别的巨吼,施马左一步一晃而去。


胭脂店

小龙椰子2

2014年10月24日
2014-10-22 翻译:龙二 long2berlin

第二天一早鸡还没叫,他们三个就收拾好行李悄悄溜出了树洞,在一个灌木丛后面的避静角落,椰子在他的激光枪上输入:回到六千五百万年前……

2.

恐龙!

还没眨下眼,他们就穿越了。先是身上发痒,然后周围的东西、痒痒,还有椰子、玛蒂尔塔以及奥斯卡他们自己,一下子就不见了。


但马上,周围的东西又出现了——同样的地点,在另一个时间。又痒痒了,接着椰子、玛蒂尔塔和奥斯卡就出现了。

三个朋友站在粗大的树干之间,地上长满草蕨,远处有一个湖,再远的地方,屹立着一座喷发的火山。

“真神奇!”椰子说,“还真跟我们的龙岛完全不一样!”

“我早就说过了。”玛蒂尔塔说。


椰子抬头沿着树干往上看,树干顶上是一个巨大的绿色躯体。

“别动!”玛蒂尔塔悄声说。

“这是只恐龙?”奥斯卡问。

“什么龙?”椰子轻声问。

那个绿色躯体的一端耸着一条很长的尾巴,另一端是一条很长的脖子。

“可真大。”奥斯卡说。

“危险吗?”椰子问。

“这么大的恐龙一般只吃植物。” 玛蒂尔塔轻声说。

恐龙的一条腿动了。

“隐蔽!”椰子叫道。

他们三个在恐龙肚子底下跑着,突然这个大家伙的脖子弯了过来,头冲向他们。椰子,玛蒂尔塔和奥斯卡猛地停住了。


“去哪儿?”恐龙问。

“啊嗯,我、我们找一只雷克斯霸王龙。”椰子回答。“你、你见过?”

巨大的恐龙脸色一变回答说:“当然,时不时的会碰到一只。我总是绕个大圈,要不就躲起来。”

奥斯卡打量着恐龙硕大的身体说:“那你可得找个好地方。”

“这我拿手!”恐龙说,恐龙把脖子绕到身上,把头伸到腿间,然后闭上眼。“你们看——没人能认出我!”

小朋友们交换了一个眼色。

“那个,”椰子说,“我们去找雷克斯霸王龙了。”

恐龙睁开一只眼,咧着嘴说:“那提高警惕,一有紧急情况就躲起来!”

“知道了!” 跟在椰子和奥斯卡后面的玛蒂尔塔回头叫道。

他们走了一会儿,玛蒂尔塔从口袋里拿出本书翻了翻,说道:“刚刚是头阿拉摩龙。这就对了,他生活在白垩纪晚期。”


“还有点傻呼呼。”奥斯卡说。

“我在书上看过,”椰子说,“那些大型恐龙很多只有一个很小的大脑。”

“起码这只肯定是。”奥斯卡说。

“不过,我们怎么找雷克斯霸王龙?”玛蒂尔塔问。

“我们去湖那里吧。”椰子提议道。“猛兽常常潜伏在水边,等他们的猎物去那儿喝水。”

“还真安慰人,”玛蒂尔塔嘟哝道,“希望别把我们当猎物了。”

三个朋友朝湖边走去,树林里的声响很陌生,远处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突然一只巨大的翼龙从他们旁边窜起,一直滑翔到湖上,闪电般把他长长的喙扎入水中,扯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来,然后扇着有力的翅膀飞到了湖的对岸。

“这儿还真不省心呢。”玛蒂尔塔说。

胭脂店

小龙椰子1

2014年10月24日
2014-10-21 翻译:龙二 long2berlin

1.

地球上最可怕的野兽

小龙椰子和食龙男孩奥斯卡今天晚上在龙岛丛林里的玛蒂尔塔家过夜。玛蒂尔塔的豪猪一家住在大树底下。

当暮色降临到高大的热带雨林的叶子上的时候,这三个朋友已经坐在家门口的火堆前烤树枝面包了。

“玛蒂尔塔,这儿真不错。”椰子说,“换了我,也愿意住在丛林里。”

“可是丛林里有蜘蛛,”奥斯卡说,“如果我想到半夜里有一只长着二十条脏兮兮、毛茸茸腿的大蜘蛛爬到我鼻子上,噗呜!”奥斯卡哆嗦了一下。

“蜘蛛才八条腿,”玛蒂尔塔说,“还从来没有一只蜘蛛爬到我鼻子上过。”

丛林里突然传来一声可怕的吼叫声。

“老虎!”椰子压低声音说,“希望他不是要到我们这边来。”

“是伊伏,”玛蒂尔塔说,“他每天晚上都吼翻半个丛林。”

“老虎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奥斯卡说,“我可是食龙族,我们食龙族可是地球上最可怕的,老虎也得承认。”

“这地球上有过的最可怕的猛兽,”椰子说,“是雷克斯霸王龙。”

“哧!在食龙族面前,霸王龙就是一只小耗子。”奥斯卡说。

“哈!”椰子叫道,“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奥斯卡露出他尖尖的牙齿,挺起胸膛说,“我就能抓到一只雷克斯霸王龙,敢跟我打赌吗?!”

“赌就赌!”椰子说。

“男孩们!”玛蒂尔塔插话道,“提个醒儿,雷克斯霸王龙已经绝种了。”

椰子咧嘴从他的斗篷口袋里掏出激光枪(可以用来时间旅行,是外星人送给他的)。

玛蒂尔塔瞪大眼睛:“你不会想去恐龙时代旅行吧?”

“干嘛不?”小火龙(椰子是小火龙)回答。

“椰子!”玛蒂尔塔生气地叫道,“霸王龙可是生活在六千五百万年前的白垩纪!”

“那又怎么样?六千五百万年用激光枪也不过就是咔嚓一下。”

“但是那时候跟现在可完全不一样。大陆都连在一起。也许还没有我们龙岛,谁知道我们会落到哪里!”

“嘿,”奥斯卡说,“我赞成!”

玛蒂尔塔的妈妈这时从窗口探出头来,“我们现在去睡了,明天还得早起。别玩太长时间,孩子们。”

“知道了,妈。”玛蒂尔塔回答。

“没问题!”椰子和奥斯卡叫道。

等豪猪妈妈重新消失在树洞里以后,椰子指着激光枪问:“怎么样?”

玛蒂尔塔转着眼珠嘀咕道:“好吧,不过我们明天一早走。我可不想落到有霸王龙的黑地儿里。”

“成交!”椰子和奥斯卡叫道。


胭脂店

关于秋天

2014年9月29日

柏林的秋天对我来说,就是四件事:

做南瓜汤,喝羽白,放风筝,做板栗玩偶

1,南瓜汤

南瓜,土豆,胡萝卜,姜,按自己喜欢的比例,煮熟,打碎,加牛奶黄油或奶油,吃的时候,可以再加一些Petersilie(荷兰芹)或香菜,非常好喝

2,羽白

羽白是刚开始发酵的葡萄酒,令我回忆起从前上海的老白酒,入口是甜的,如果放久了,就酸了不好喝。每年秋天的时候,超市里有卖,只有两三个星期,然后季节就过了。

羽白,顾名意义,酒的颜色是羽毛一样白,但是这次在超市里看到了来自意大利的红色羽白。其实红色的也有,不过我只爱羽白。

3,放风筝

星期六小朋友们和爸爸做了两个风筝,又买了一个,再加上原来的,一共四个风筝,星期天去放。

秋高气爽,放风筝最快乐!

看到玩飞机的,小安喜欢得不得了,直接上去跟人家唠嗑儿唠了半天。

4,板栗玩偶

柏林有很多栗子树,秋天成熟,板栗就掉下来,又大又好看(说是不好吃),小朋友们就收集了好多,做玩偶。下面的照片是小安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做的。

有小兔子,小鸭子,小青蛙,还有骑摩托车的怪物。

宝贝, 胭脂店

把苹果变大(与I6无关)

2014年9月22日

把苹果变大(与I6无关)

2014-09-22 龙二@泡网 long2berlin

今天早上起来,小朋友要求看驯龙骑士,而且一定要在电视上看。正巧我这两天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想找个工具在我的mini上放带字幕的Avi视频,就一并研究了一下。

感谢Google,很快有了结果,不但满足了小朋友的要求,使用起来意想不到的简便。

先说一下结果,就是Macbook pro当作服务器,使家里所有的苹果都可以看上Mac里的电影,最重要的,是不需转换视频的制式。(我主要是看Avi,其他的没试)。

我用的是Air Video HD,如果知道这个应用的,下面的文章就不用看了。

过程如下:

1,在Ipad上花2,69欧元买了Air video HD的App(Air Video 有免费版,据说只能放三个文件夹,不过也够用了吧,我没试过,据说影像效果比HD差点)。


2,Mac(也有Windows系统的)上网站下载Air Video server HD,如图,这是免费的。



3,Mac 上打开server,添上共享目录,登录密码。(注1,我给自己和孩子各设了不同的目录和密码)(注2,以前Air video Server的设置比较麻烦,现在的Air video HD server设置简单了很多)


4,在iPad等上打开App,键入Mac Server上的Pin(显示在Mac Server 的界面上)


5,ipad,在连接到的服务器上打开共享目录,键入用户及密码



恭喜你,成功了!你可以在ipad上看电脑里的电影了,不用转换电影的制式。



如果家里有Apple TV,可以直接从ipad上把视频推送到电视机上,也就是小朋友的要求也满足了。

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小朋友们不用老占我的电脑看电影了,也不用为了看不同的电影吵吵了,想看哪个就抱着自己的平板去看好了。而且ipad等几乎可以放我电脑上所有的电影,不管啥制式的。

Air Video Server 本身也带视频转换功能,不过我就是为了省这个事才用这个软件的,所以转换功能基本不会用。另外只要服务器开着,就是不在家,也能上网看家里的电影,就看网速了。


注》据说air playit hd也有类似功能,而且还免费,我没试过,我付钱太快了!:-(

欢迎订阅我的公众号:)

胭脂店

从科学角度另类分析德国队赢巴西队的必然性

2014年7月9日

德国赢巴西

昨天晚上我有幸看到了我足球观赛史上最疯狂的一幕,德国队在巴西队的家门口仅用了30分钟的时间就5破巴西球门,最后以7:1的比分狂胜巴西队。

赛后,兴奋之余,俺简单的回顾了一下,另类地分析了一下,科学地发现,这场胜利并不是出于偶然,请看:

“德国西方属金,巴西南方属火,火克金,一般情况下巴西赢面大一点,又是东道主。但是,今天德国普降大雨,柏林下午电闪雷鸣,暴雨如注,这就是金生水,水复克火,所以今天局面大变。再加上德国国旗黑红黄三色,德国今天队服黑红两色,巴西的黄色倒像是特意来成全德国似的。总而言之,今天德国队对巴西队7:1的骄人战绩,足以载入史册,我想说,我很高兴!”

Hiahiahia……

胭脂店

咋样,帅呆了吧

2014年5月28日

帅呆了吧

韩国电影《奇怪的她》截屏,在线观看

这样的外形,怎么会有人说不帅?

昨天韩国第50届百赏艺术奖,金秀贤独得三奖,凭电影《伟大而隐秘》电视《来自星星的你》获两项人气(分别为26:1和36:1,疯了)奖,凭电影《伟大而隐秘》获电影最佳新人奖。

还是那句话,要电影最佳男演员奖才是硬道理呀,而且是青龙奖!那才是演技的肯定,不是花美男的肯定。呵呵。

加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ana说,这张没看出咋帅呀,嗯,那您请往下看

帅吧

这位,是金秀贤的前身。

所以。。。不用我说了吧。。。帅呆了简直

胭脂店

全民公投

2014年5月25日

Thf2Thf3THF1今天是个大日子,也是柏林就tempelhofer旧机场全民公投的日子。
这个旧机场自2008年最终停用以来,成为了一个公园,是老百姓闲暇游玩的地方。放风筝呀,散步呀,甚至什么也不干,躺在太阳底下晒人干儿都行。不过最近柏林政府因为太穷了,就打起这个公园的主意,号称要把周边一些地用来造廉价房,顺便弄些厂房商用建筑什么的。
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发现这一企图之后,立即自发组织起来,捐钱的捐钱,出力的出力,搞了个提案给政府,要求就旧机场公园的用途进行全民公投 。我们楼里一热血大爷,在政府刚有苗头的时候就给我们一家一家发传单,解释前因后果,要我们投票反对政府征用那块地,其实我们区离那里远了去了,我们家大概只去过那里一两次,有一回就是去放风筝,那真是个放风筝的好地方,大家带着孩子在辽阔的停机坪上看着各家的风筝在天空遨游,那是绝对的快乐而惬意。
不过放风筝的地方柏林多了去了,我们经常去的是我家附近林子里的一个小山顶上,能远眺柏林市景,风光比那光秃秃的水泥地好多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支持市民反对在旧机场周边建房的,天下乌鸦一般黑,说是建廉租房,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卖给私人,然后再高价出租,柏林这些年房租飞涨,同政府短视,把一些廉租房卖掉还钱不无相关。宁可留着空地放风筝,至少那还是老百姓自由使用的地方。
我今天特地拜托我家那只猪头帮我投一票,没想到猪头去是去了,却投的是赞成政府的票,气得我两眼发黑。他还振振有词,说留着那一大块光秃秃的地,难看死了,而且政府只是利用周边地区,完全不影响放风筝,真是图样吐纳义务!他还说他的选票他做主, 如果我要投票,就该自己去,可是我自己去不是比较复杂么!再说也来不及了,嗨!
老百姓一共要搞到63万张选票才能赢,柏林大概350万人,差不多六个人里有一个得赞成才行,真是好紧张盼结果。
今天是个大日子,也是柏林就tempelhofer旧机场全民公投的日子。

这个旧机场自2008年最终停用以来,成为了一个公园,是老百姓闲暇游玩的地方。放风筝呀,散步呀,甚至什么也不干,躺在太阳底下晒人干儿都行。不过最近柏林政府因为太穷了,就打起这个公园的主意,号称要把周边一些地用来造廉价房,顺便弄些厂房商用建筑什么的。

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发现这一企图之后,立即自发组织起来,捐钱的捐钱,出力的出力,搞了个提案给政府,要求就旧机场公园的用途进行全民公投 。我们楼里一热血大爷,在政府刚有苗头的时候就给我们一家一家发传单,解释前因后果,要我们投票反对政府征用那块地,其实我们区离那里远了去了,我们家大概只去过那里一两次,有一回就是去放风筝,那真是个放风筝的好地方,大家带着孩子在辽阔的停机坪上看着各家的风筝在天空遨游,那是绝对的快乐而惬意。

不过放风筝的地方柏林多了去了,我们经常去的是我家附近林子里的一个小山顶上,能远眺柏林市景,风光比那光秃秃的水泥地好多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支持市民反对在旧机场周边建房的,天下乌鸦一般黑,说是建廉租房,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卖给私人,然后再高价出租,柏林这些年房租飞涨,同政府短视,把一些廉租房卖掉还钱不无相关。宁可留着空地放风筝,至少那还是老百姓自由使用的地方。

我今天特地拜托我家那只猪头帮我投一票,没想到猪头去是去了,却投的是赞成政府的票,气得我两眼发黑。他还振振有词,说德国不是中国,留着那一大块光秃秃的地,难看死了,而且政府只是利用周边地区,完全不影响放风筝,我真是就差指着他鼻子唱出“图样吐纳义务”了!他还说他的选票他做主, 如果我要投票,就该自己去,可是我自己去不是比较复杂么!再说也来不及了,嗨!

老百姓一共要搞到63万张选票才能赢,柏林大概350万人,差不多六个人里有一个得赞成才行,真是好紧张盼结果。
————————————

5月26日:
全民公投的结果出来了:
以压倒性优势(投票率最低的选区,也有55%):老百姓赢了。旧机场保持原样,啥也不动。
所以,大家该晒太阳,—晒去!
该放风筝,–放去!
爱散步的,–散去哟!

胭脂店

生了七个孩子的德国新任国防部长

2013年12月16日

诂计这条消息会在各国成为话题:15号出台的新闻,德国总理默克尔任命了新任国防部长,Ursula von der Leyen。

完全意料之外呀!

不过,德国基民党的女人,个个强悍。女总理默克尔就不用说了,连续当政十年,只要选民同意,还可以无限期当下去,而这位新上任的国防部长,虽然外表看起来,用德国媒体的话来说,太zierlich(娇小),——她的脸的确是非常小,但此人完全不可貌相,当时,小马跟我提起她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她生了七个孩子。我当时嘴巴里发出了三个音:“W——A——O”

七个孩子呀!亲自生的。呵呵,第一对还是双胞胎,一共二男五女。我自己三个,就已经累死了。当然,她家肯定有保姆,有佣人,不过就算七个孩子,一个一个真枪实弹地生下来,就很不容易了。强人!

还能出来从政(这个也有家传,她爹从政)。

她的政治生涯简述如下。
2003-2005 下萨克森州社会、妇女、家庭和健康部部长
2005-2009 德国联邦家庭、老人、妇女和青年部部长
2009-2013 德国劳动、社会部部长
2013年12月15日 国防部部长

默克尔任命她做国防部长,很有魄力,也是险招,大家都在分析,这一任命的意义。新部长已经说了,今后的重点在德国军人以及军人的家庭上。

很有意思。

胭脂店

从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谈起。。。(三)

2013年6月19日

(三)

前面刚刚谈到外商在中国的撤资问题,第二天就看到世界银行公布的《2013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其实世界银行早在一个月前就公布了,我刚刚看到而已),中国位列第91位。中国商务部的回应是,世界银行报告与现实严重不符。

世界眼中的中国,和中国自己想象的在世界上的地位高度不一致。

在欧美眼里,中国的形象大概跟刚刚进城的暴发户差不多吧:有钱,没底。拼命想跟人家一起玩,但又不知道规矩,也不守规矩,不能怪人家不带你玩,但是仗着本身财大气粗,还是能让那些有底没钱的家道中落的有所忌惮。太阳能产品的反倾销就是一例。

前不久加纳对付中国人,其实也不能怪人家,偷偷跑到人家家里挖金淘宝,换谁都不能乐意。而且没有底线,把人家家里挖得千疮百孔,连中国去加纳协调的官员看了都无话可说。我真是很纳闷,居然还能理直气壮地要政府替自己出头,完全不知羞耻。

又有双汇收购美国最大的肉联厂一事,当然,第一,说明中国是真的有钱了,71亿,说收就收 了。第二,引进美国猪肉,中国人民吃到嘴里的安全系数高了。第三,美国人民吃到的猪肉跟中国人民吃到的一样,他们不能再笑话咱们的猪肉有问题了。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了。第四,负面的可能,咱不说!

总结一下:

中国开放三十年,从全运会到亚运会,现在可以参加奥运会了。要有成绩有名次,不是能赢就好,还得守规矩,要费而泼赖,不然有被取消名次的可能,或者干脆象乒乓球双打一样,连项目都取消掉。

世界上的很多文明,都是被野蛮消灭掉的。但是野蛮最终会向文明投降。此间轮回不已。我们只能希望,自己生在一个比较好的时代,或者,至少能到一个比较好的地方。人生苦短。




胭脂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