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胭脂店’ 分类的存档

生了七个孩子的德国新任国防部长

2013年12月16日

诂计这条消息会在各国成为话题:15号出台的新闻,德国总理默克尔任命了新任国防部长,Ursula von der Leyen。

完全意料之外呀!

不过,德国基民党的女人,个个强悍。女总理默克尔就不用说了,连续当政十年,只要选民同意,还可以无限期当下去,而这位新上任的国防部长,虽然外表看起来,用德国媒体的话来说,太zierlich(娇小),——她的脸的确是非常小,但此人完全不可貌相,当时,小马跟我提起她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她生了七个孩子。我当时嘴巴里发出了三个音:“W——A——O”

七个孩子呀!亲自生的。呵呵,第一对还是双胞胎,一共二男五女。我自己三个,就已经累死了。当然,她家肯定有保姆,有佣人,不过就算七个孩子,一个一个真枪实弹地生下来,就很不容易了。强人!

还能出来从政(这个也有家传,她爹从政)。

她的政治生涯简述如下。
2003-2005 下萨克森州社会、妇女、家庭和健康部部长
2005-2009 德国联邦家庭、老人、妇女和青年部部长
2009-2013 德国劳动、社会部部长
2013年12月15日 国防部部长

默克尔任命她做国防部长,很有魄力,也是险招,大家都在分析,这一任命的意义。新部长已经说了,今后的重点在德国军人以及军人的家庭上。

很有意思。

胭脂店

从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谈起。。。(三)

2013年6月19日

(三)

前面刚刚谈到外商在中国的撤资问题,第二天就看到世界银行公布的《2013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其实世界银行早在一个月前就公布了,我刚刚看到而已),中国位列第91位。中国商务部的回应是,世界银行报告与现实严重不符。

世界眼中的中国,和中国自己想象的在世界上的地位高度不一致。

在欧美眼里,中国的形象大概跟刚刚进城的暴发户差不多吧:有钱,没底。拼命想跟人家一起玩,但又不知道规矩,也不守规矩,不能怪人家不带你玩,但是仗着本身财大气粗,还是能让那些有底没钱的家道中落的有所忌惮。太阳能产品的反倾销就是一例。

前不久加纳对付中国人,其实也不能怪人家,偷偷跑到人家家里挖金淘宝,换谁都不能乐意。而且没有底线,把人家家里挖得千疮百孔,连中国去加纳协调的官员看了都无话可说。我真是很纳闷,居然还能理直气壮地要政府替自己出头,完全不知羞耻。

又有双汇收购美国最大的肉联厂一事,当然,第一,说明中国是真的有钱了,71亿,说收就收 了。第二,引进美国猪肉,中国人民吃到嘴里的安全系数高了。第三,美国人民吃到的猪肉跟中国人民吃到的一样,他们不能再笑话咱们的猪肉有问题了。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了。第四,负面的可能,咱不说!

总结一下:

中国开放三十年,从全运会到亚运会,现在可以参加奥运会了。要有成绩有名次,不是能赢就好,还得守规矩,要费而泼赖,不然有被取消名次的可能,或者干脆象乒乓球双打一样,连项目都取消掉。

世界上的很多文明,都是被野蛮消灭掉的。但是野蛮最终会向文明投降。此间轮回不已。我们只能希望,自己生在一个比较好的时代,或者,至少能到一个比较好的地方。人生苦短。




胭脂店

从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谈起。。。(二)

2013年6月10日

(二)

有一次跟小马聊起外资从中国撤资的问题。

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国内投资环境恶化等原因,大批外资辙出中国,移师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小马认为,这将给中国带来很大影响,因为中国将失去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失业率将被拉高。

而我认为这点影响不算什么。中国目前已经渐渐完成原始积累,无论从资金还是技术人力,都已经不能同二三十年前相比。辙资的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这些企业辙出以后,中国有能力消化空置的劳动力,中国在与外资的合作中,已经在技术上与国际接轨或者正在接轨或者将要接轨,现在各种山塞的崛起,外资辙出留下的空档很快会被填补,再加上中国人口众多,内部足够消化这些性价比相当的产品,国内山塞的不断崛起就是明证。另一方面,中国的高科技也寻求外国市场。比如这次太阳能产品在欧洲的倾销,如果没有品质上的保证,也不会引起欧盟的恐慌,而中国的太阳能技术,原本却是从德国人那里学来的。

而且中国的劳务输出也慢慢转为资金外投,纷纷去国外开厂创业的大量涌现。

可以说,中国的翅膀已经长硬,在国际上不再处于弱势,也敢对挑衅公开叫板,当然最主要要有政府支持,有中国政府在背后支持,想不发财都难。

政府的支持,成就了多少空手盗高手,国家的钱,外企的钱,转眼就姓了自家的姓,那些指望勤劳致富的,跟本上就是天方夜谭。每天起早贪黑,风餐露宿,支个小摊,打个短工,半夜里还开个汤圆摊挣点钱,够勤劳了吧,还挣不了养家糊口钱,摊子还让人禁了。脑子短路,带了汽油,上汽车放火,把别人烧了,把自己点成焦炭,上个论坛,死了还被人骂成垃圾,而且是到哪儿都翻不了身的垃圾,致死也翻不了身的垃圾,是不是拿把刀子,象杨佳一样,一路从底楼杀到六楼,才算不是滥伤无辜?!是不是这样的人,就不该出生?!是不是这样的人,生下来就是为了给社会填堵!?

气坏了,扯远了。

第三篇谈谈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问题:三个例子,太阳能,加纳,美国肉联厂。

胭脂店

从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谈起。。。(一)

2013年6月6日

一、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

欧盟委员会6月4日做出决定,对来自中国的太阳能产品征收临时惩罚性关税。分为以下三步,从6月6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产品的关税提高到11.8%,到8月6日提高到47.6%,如果在此期间欧盟和中国一直没有达成一致,将会在12月通过最终决定(一般5年期)。

这件事在德国争议很大。

最终促成欧委员做出这个决定的,挑头的正是德国的一个叫EU pro sun的组织。由于中国廉价太阳能产品的冲击,德国最大的太阳能企业宣告破产,德国大量太阳能企业业绩连连滑坡,EU Pro Sun联合了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20多家太阳能企业,向欧委会提出“倾销调查”,以求对中国太阳能企业限制与惩罚。理由是:

中国的太阳能企业是在同世界上的其他企业不公平竟争。

他们认为,中国的太阳能企业受中国政府的补贴(比如用电免费,有公司得到政府多达10亿欧元补贴等等),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倾销产品,以期挤垮世界范围内的同业公司,达到垄断目的,并在此基础上提升价格。这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企业和政府的竞争。

其实还有一点是,目前世界范围内的太阳能产品,在市场上是供大于求的,中国的太阳能企业更是产能过剩,中国太阳能市场远远不能消化中国太阳能企业的产品,只能倾销到世界。中国太阳能产品2011年在德国的销量达到210亿欧元。

不过EU Pro Sun一直不能列出同盟公司的名单,以致受怀疑这些公司是否从数额上达到了同业公司的25%,是否已经据有了向欧委会提出这项提议的资格。

在德国内部,并不是所有与太阳能相关的企业都支持向中国的太阳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认为这一举动,差不多杀敌一百,自损三千。

李克强总理前两天到访德国,对此事也跟德国默克尔政府达成默契,德国政府对此也是持反对态度的。其实不止德国,整个欧盟,也是反对的居多。最后欧盟投票的结果是,包括德国,英国在内的18个国家反对,法国,意大利等4个国家支持,另有5个弃权。尽管如此,欧委会还是做出了上述决定,不能不说,令人十分吃惊。

中国对此裁定做出的反应也是很快,第二天就已经宣布对欧盟葡萄酒在中国的倾销做出制裁。这下就很搞笑,因为销到中国的葡萄酒在世界销售范围内来讲,跟本就是小头——欧盟2012年葡萄酒产量141百万百升(Mhl),销入中国290百万升,只占2%左右。而且卖葡萄酒到中国的大户是法国,德国基本上受到的影响很小。这个消息宣布以后,法国立马急眼儿,大骂中国政府流氓,法国总统乌龙先生当天就要求27欧盟国坐下来开会,统一意见。

注:
原来信息有误,已改。谢谢aa提醒。法国投了惩罚性关税的赞成票,所以对葡萄酒征税还真是不冤。原来中国是打算征收钢管税的,李总理来德国和默克尔一谈,回头就改征葡萄酒税了。呵呵。。。

胭脂店

强国人太强了!

2013年5月7日

搞笑,震惊!上海宜家内景。

我就想,这种样子,怎么说民主,说自由?这家是漕溪路店,市里的店可能好点,但也有当那里是免费咖啡店的。我自己也是上海人,笑完之后,现在心里真是很难过。

占便宜占到没有底线,完全没有自律。

延伸开去,就有红十字没有底线,同学竞争没有底线,敛财没有底线,无耻没有底线。。。个人能力大小不同,占到的便宜多寡不同罢了。

归根结底,就是资源分配的问题。现在社会不断地不断地重新洗牌,从上到下充满了不安全感。只能见便宜就占,不占就会吃亏,吃亏就会叫人瞧不起,叫人瞧不起就更占不了便宜。总之,只有不择手段占便宜才能积累财富。不由自主地要占便宜,基本上就是整个强国的状态。

没有底线。

胭脂店

民主国家的那些事儿之《教育部长的博士头衔被辙了》

2013年2月7日

这两天德国最大的新闻就是,德国教育部长的博士头衔被辙了。

德国的教育部长和德国总理一样,是位老太太,叫Schavan,跟德国总理是一个党的,是战友儿。最近德国要大选,来来往往地非常热闹。

就是这个老太太。

这位老太太,昨天,在抗争了一年多以后,德雷斯顿大学评审委员会以12票赞成,2票反对,1票弃权最终决定,收回她的哲学博士头衔。这老太太都博士了33年,这一被收回,她的最高学历那一栏,就只能填上“高中”俩字儿了。(50年代的学历,她没有大学毕业文凭)

奇耻大辱呀!

虽然这位老太太,从头到尾,脖子都梗梗的,没有承认一个字,但是大学评委会的结论,这样的票数,在我们局外人的眼里,抄袭那是毫无疑问的了,但人家老太太就是不松口,脖子梗梗的,完全不接受评委会的结论,信誓旦旦还要上诉。并且毫不理会要她辞职的建议。

德国老太太牛呀,同样的事情,放在两年前,德国当时最年轻的国防部长也是因为抄袭,被辙了博士头衔,人家挺了两挺,挺不住,就辞职了。老太太到这地步了,还不肯辞职,要知道,她是德国的教育部长呀,一个被取消了博士头衔的教育部长,一个现在只有高中学历的教育部长,咬牙硬不辞职,实在是令人敬佩!

我这真不是在说反话,老太太到这点儿还不肯辞职,那只能是因为一个原因,就是现在是选举的关键时候,她要为她的党派,为她的女总理争取时间。老太太真是牛!那是把个人颜面完全放在一边,一心只为党着想了。她这个教育部长早晚都得辞,越早越体面,最晚最难堪。

说起来,德国这个国家,已经上境界了,象美国总统什么因为女色被弹劾,那简直太低级了,啥贪污受贿之类的,更是提也不要提,人家现在是拼学历了。最近因为博士论文被查出抄袭而(要)下马的,部长级的都有两个了,更不用说低一点的职位了。

而且最近更是有把个人的荣辱置之不顾,一心为公的倾向。

最近的例子,就是德国柏林市长因为柏林首都机场第四次推迟开业被投不信任票而被要求辞职,那位同性恋老帅哥也是坚决地顶住了,人家说,这个时候,辞职要比重新理顺首都机场这摊烂污要容易得多,人家舍易求难,pose太帅了!

虽然说柏林首都新机场已经渐渐成为柏林人的难堪,耻辱,甚至笑话,但是再难,这副烂摊子还是得有人挑起来不是?

宁可拆了装装了拆,也要保证质量,总好过省时求速偷工减料吧,这不,最近国内高架桥又踏了。一条条都是人命呀!

顺便再提一句,响应号召,我也看了环环传。看完以后,就一个感觉:

中国再也不能有皇帝了!!

胭脂店

关注领导,关注十八大之——领导流行穿夹克

2012年11月7日

我发现,九大常委最近一次在科技图片展上的集体亮相(10月27日),很有亮点,原来

领导们流行穿夹克了。。。
九大常委参观科学图片展,也不穿中山装,也不穿西装,集体穿上夹克衫了。而且款式一致,肯定是定做的。难道有校服,也有常委服了?
这衣服有个好处,不露皮带,也不露手表,“表哥”看到,肯定要吐血呀,所以我诂计这个款式以后会在领导们中间流行。看起来好些陪同们也穿上夹克了,可见
好多英雄、俊杰已经跟风了。看看,穿西装的那个,手表就露出来了吧。
这又是从谁起头的呢?这衣服如果是土黄色的,就感觉有点熟悉的意思了。。。不会跟邻居的风吧?要这么一想,还是邻居深谋远虑呀。。。
穿西服的两位常委,是没有被通知到吗?还是表示跟夹克们不是一帮?嘻嘻嘻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春江水暖鸭先知。
哇,还有一位居然在领导边上拿中指指指点点,家大人没教过吗?

胭脂店

令行禁不止——德国警察办事儿。。。

2012年10月26日

今天早上送了小朋友们回来,车拐进家门前那条街,却进不来,原来警察大人在拖车。

我们家门口这条街原来一直都是贴着街边横着停车,一溜两排,中间还可以并排开两辆车,所以虽然时不时有街边停两排车的,好在总有一条道可以通过,再加上来往的车辆无非是住家,交通也不是特别繁忙,基本上可以算风平浪静,但是自从今年早春政府改了停车位以后,就一下子处于混乱的状态。

先是不让两边贴着街沿停车了,而是画好了停车线,在街上左一堆,右一堆竖着停车,而且只停一边,另一边都竖了禁停标志。于是车开进这条街后,都得之字形扭着走,据说这样是为了降低车速,减少噪声,环保。我们家门口这边就都不可以停车了,但是我也没觉得有安静了一些的感觉。本来也不闹。

这样一来,车位一下子就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这一片的居民都没地儿停车,开始两天还好,过了些天,就有在停车线外停车的了,也有直接无视禁停标志的,先是临时停下,后来见警察也不来管,就唐而皇之地过夜了。

基本上德国人还是很守纪律的,有禁停标志的地方,一般不会去停车,象这样的场面很少见。而且警察的确也真的不怎么管,有几次看到来贴条子的,但都是那种警告性的蓝条。俗话说,法不责众,后来停车的越来越多,大家也就渐渐不当回事。

我是很讨厌竖着停车,三个小朋友,每次上下车都提心吊胆,怕他们一不小心把车门拍到旁边的车上去,把人家的车面撞出个坑来,而且给小安系安全带也不方便。后来我就干脆不许他们开门,要等我在边上护着才让他们上下车。而且小朋友们也不知道用衣服帮人家擦了多少回车了。

唯一的好处是,现在我停车技术越来越好,不管横停竖停,都利利索索的。

几个月以后,有一天,好几段禁停的地方,突然也停上车了,我一看,那些禁停标志都给收走了,真是折腾呀,街的两边横的竖的停满了车,有大卡车过,那只能是单行了,两辆小车的话,并得紧紧的也能过。当然,我的车技又提高了。

我们这条街,最后只剩进口那一段,不怎么能停车了。怎么叫不怎么能停车呢?这一段在一个超市的边上,这个超市每天都有运货车来,所以立了牌子,每天从下午两点起到早上七点之间可以停车。然后再进来一段又禁停段。

乱就乱在这一段上。

打个比方,从路口进来靠超市那边沿街可以停八辆车,第四辆和第五辆之间是超市边门,从第五辆起再往前就是禁停段了。为什么我还数第六第七第八辆呢?因为虽然是禁停段,时间一长,但是照样有人停车,而且照样停过夜。所以到了下午,我们街两边差不多就是回到从前,停满了车,只是一会儿横着,一会儿竖着,车进来都要扭着开。

今天早上送小朋友们去上学的时候,拐到大街上,就看到我们超市那辆运货车在大街边第二排停着,当时也没注意,现在回来一看到警察拖车,就明白了。超市边门那儿也不管早上七点到下午两点不能停车的标志,停满了车。虽然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司机就只能停远点,然后来来回回一趟趟从货车上运货到边门,我看着人家真是蛮辛苦的,今天诂计司机已是忍无可忍, 无需再忍了,叫了警察。

警察来了,拖车也来了,大拖车一进来,我们小车就开不进街了。我看一时半会儿拖车走不了,就又拐出去,绕个大圈从另一头拐进来,停好车,回家。一边吃早饭,一边在窗口看警察拖车。这警察先拖走的是第三辆车,一辆黑色奔驰,真是辆好车呀,给驼到拖车背上拉走的时候,那辆奔驰的报警装置启动,一路很尽责地乌哩乌拉又叫又闪,非常的黑色幽默。

趁警察拖第三辆车的时候,第八辆车第六辆车第五辆车都悄悄溜了,警察也不管,每拖车回来的时候——警察局离我们这儿也不远,直线大概不超过五百米——警察正在给第四辆车贴条儿,然后拖车就又把第二辆车驼到背上,那是辆小红车,很破,引擎盖扣不上用胶布粘住了,我诂计要赎这车的钱大概得顶这车一半的价钱了。不声不响地,又把小红车拖走了。

我就研究,为什么第四辆车只给个罚单?看来看去,那车不是柏林的牌照,没看清楚是不是德国的车,难道外地车就放他一马?还有,那第七辆车,明晃晃停在禁停标志下,怎么连罚单都没有得一张?

眼看着警察也钻进车里开走了,那拖车肯定也不会回来了,过了一会儿,超市的运货车也开进来了,停到了被拖走的第二第三辆车位里,司机下来运东西,还是得绕过第四辆车。

心里其实很不平静呀,这都是什么警察?工作太不认真了,太莫名其妙了。

就在运货车司机运第一趟货的时候,开来一辆小汽车,把第五个车位占了,又一眨眼,一辆红色小车把第六个车位占了。街边一时又停满了车。

要是当时想到用手机把这拍下来,搞不好也能弄个啥奖之类的得得。

胭脂店

口味太重:莫言小说和胡志鹏油画

2012年10月16日

在和nana讨论莫言小说的时候,发现自己很难一句话形容对莫言小说的感觉,突然想起也许可以用胡志鹏的油画《饕餮盛宴》系列来形容莫言的小说,比如这幅饕餮盛宴八。

莫言的小说,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色彩丰富,华美,想象力惊人,看起来很美,但仔细看画的内容的话,就一个字,不舒服,他能够调动起读者的感观,但是这种感觉不是一种审美上的愉悦,而是生理上的反胃。

你可以说,这样的作品有现实的批判意义,我也承认,但我总是不会去买了这样一幅画挂在家里的。

就象莫言在上面一篇的演讲里也提到过的,艺术到了今天,对美的描写,无论是画,小说,诗歌,音乐等,上世纪或上上世纪的大师们早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后人们就算再有天份,无非也只是对前人的重复。所以只有另辟蹊径,不再审美,而去审丑。或者纯从技艺上花样百出,比如顾彬的路子。

理论上来讲,对丑的描写,技艺上到了极致,也可以成为审美对象,现在西方的艺术往往就是这种剑走偏锋,险也,奇也,但终究不够大气,中正醇和才能养人,才能养天地之正气。

莫言的小说,胡志鹏的油画,用句当下流行的话来说,口味太重,终究是我本能的要回避的。

胭脂店

莫言在香港公开大学获荣誉博士学位的演讲

2012年10月15日

可以对莫言有个感性的认识。其中第三部分他对小说的理解,特别对理性感性的一段,可以和顾彬对莫言小说的评价参看。我基本倾向于莫言的观点。

耐人寻味的是,莫言认为自己是一个一直讲真话的作家。

1,

2,

3,

4,

5,

6,

胭脂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