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作者存档

盲点

2022年5月28日

从来不刷抖音,然而4月以来,却刷起了微信视频。因为4月份看视频要拼速度,就跟传说中的抢菜速度一样,稍微慢点,就秒没。到了5月,一切安静下来,微信视频里岁月静好,不是郭德纲的相声,就是老友记,要不就是养花养草,做饭做菜。然而刷着刷着,也会看到一些令人弹眼落珠的东西。比如下面这个:

图片

视频介绍道:看他们笑得多开心…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看得我满头黑线。

打开跟贴页面,更加吃惊。是这样的。

图片
图片

我不知道发视频的人,对纳粹的罪行是否有明确的认识,对纳粹之恶有多少了解,无论如何,看到堂而皇之地缅怀纳粹德国高级军官,还发出”可惜再也回不去了”这样的感叹,还是深感震惊的。

我真的很希望那只是小孩子不懂事儿,而非真正地替纳粹招魂。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单说里面的那个海德里希,维基上是这么记载的:

图片

对这样一个背负超过200万人命的刽子手,居然为他的死叹息,居然假爱国及军人之名义,为他们招魂,这是怎样的无知以及无畏!

纳粹出自德国,但是对纳粹批判最彻底的也是德国。二战结束近八十年来,对那段历史的反思在德国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各种影视剧,小说,回忆录,对当事人的采访,都在从不同角度全方位地不断问着同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出现纳粹德国?而这些不断的叙述,分析,讨论,也都是为同一个目的服务:如何避免这段历史重演?今年获金球奖的德国影片《万湖会议》仍然是反思。摘一些豆瓣的影评,感兴趣的可以找来看。里面就有前面那个视频里的海德里希。

图片

在德国,根据德国刑法典86a条的规定,传播或者公开场合使用违宪组织标志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罚款,17年两名中国游客(年龄分别为36和49岁)在国会大厦外互拍照片时使用了纳粹礼,奉命守卫该地区众多历史遗迹的警员目睹了这个过程,这两名游客后被起诉。

这个世界上,可以公开赞美纳粹的地方,少而又少,没想到国内居然可以。简直太疯狂了。

在一个对病毒零容忍的国度,毒害身体的病毒消杀了又消杀,而毒害心灵的病毒,却可以在大庭广众下听之任之。而后者的反噬之力,殷鉴不远。

Nationnalsozialismus,全名是国家或民族社会主义,听着是不是有点耳熟?如果取开头的Na和中间的Zi,就是纳粹。

也在《万湖会议》中出现的艾希曼(Eichmann,见以下维基记载),在对他的审判中,承认了运输犹太人进集中营的行为,但是声称,他从来没有仇恨过犹太人,运送犹太人进集中营只是他的工作,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图片

对此,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在她著名的《恶之平庸》中写道:”…你(指受审的希尔曼)认为,在你的位置上基本不可能做出别的选择(指将犹太人移送集中营),说得好像任何一个德国人都可能被委以同样的工作似的,结论就是,近乎所有德国人都会如你一般有罪,你想说的就是,既然近乎所有人都有罪,那就等于谁都没有罪。……因为你说服从命令是天职,那么我们要告诉你,…在成年人的政治领域里,服从这个词,是同意和支持的另一种表达。” 最后这句话说得太对不过了。

一颗螺丝并不能左右整个机器的性能,但是如果每颗螺丝都不工作,那机器就无法运行。所以,并没有更多借口。公务员尤其没有借口。

希特勒最后三年的私人女秘书荣格(Junge,希特勒的遗嘱和遗言由她记录)在很长时间,觉得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并没有‘个人罪行’,她也从没有加入过纳粹党。在她晚年的纪录片《盲点》中,她说,”我(那时)认为自己说得过去,我个人没犯任何罪行,我对那些罪行也完全不知道。…可是有一天我路过弗朗兹·约瑟夫大街上的索菲·肖尔(和兄弟汉斯一起成立白玫瑰反希特勒组织,被处决时年仅22岁。参见同名电影)纪念牌,看到她跟我同岁,并在我开始为希特勒工作的那一年被处死。那个时刻,我终于感受到,年轻不是借口,真相是可以被知晓的。”

注:不知道为什么图片上传不了

有图片的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tfYgOZFMIFItrASRu086g

胭脂店

翻了一翻

2022年5月14日

第一篇blog居然是快二十年前的了。

记得最早是写在新浪上的。然后红袜子给我全部搬了过来。真是好感谢。不然也就没了。

这里最后一篇博客是七年前的。是我发现密码被盗了。然后博客里竟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那时候大家都去玩微信了。不仅博客,泡网也渐渐荒凉下来,并渐渐在国内待不下去。纳纳为了国内泡网的网友,已经坚持了好久,服务器在国内也不断搬家。然而最后只能搬到国外。

还是泡网清净。搬到国外也好。可以记录一些东西。在国内就存不住了。因为这一点,我打算重新开始。

胭脂店

帐号被盗,已改。

2015年5月25日

小龙椰子4

2014年10月24日
2014-10-24 翻译:龙二 long2berlin

椰子和玛蒂尔塔瞧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大恐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奥斯卡也有点小吃惊,但马上他就欢呼起来:“我赢了!”

突然从湖上传来了咂巴嘴的声音。他们慢慢转过头:一头巨型鳄鱼正贪婪地看着他们,他嘴边露着嘲弄的微笑,还有一排利剑般森森的牙齿。


椰子、玛蒂尔塔和奥斯卡都惊呆了。就在这个时候,大地震动了起来。鳄鱼愣住了。一头粗壮的动物跑向岸边,他的头上像顶了块盾牌,上面还有三只角。

“三角龙。” 玛蒂尔塔小声说。

“危险吗?”椰子问。


“食草动物。” 玛蒂尔塔回答。

三角龙到了岸边,对着鳄鱼生气地发出威胁的呼噜声。鳄鱼也呼噜着回敬过去。不过当三角龙低下头把角对准他的时候,这只巨型爬行动物潜回了水里。三个朋友长出了一口气。三角龙却转过来担忧地看着倒在地上没有知觉的霸王龙。


“克诺比,醒醒!”他叫道。

“克诺比?” 玛蒂尔塔悄声说。

三角龙突然停住了,他抬起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然后狠狠给了还昏迷不醒的霸王龙一记耳光,嚷道:“醒醒,克诺比!施马左来了!”

霸王龙一下就清醒了:“施马左?”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在山丘上又出现了一只霸王龙。看到他们那只霸王龙大踏步冲了过来。

“额底妈!” 玛蒂尔塔叫道。

“快挤不下了!”奥斯卡说。

“我们还是找地儿躲吧!”椰子说。

他们三个一下子躲起来不见了。

霸王龙克诺比爬起来开始长啸,他一边冲着三角龙怒吼,一边扯着嗓子喊道:“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这个鼻角仔儿!”

“鼻角仔儿?”三角龙回道。“你等着,你个蠢霸王龙!”他们俩斗到一起,大地都震颤起来。就在另一只霸王龙将将要到的时候,克诺一脚把三角龙结结实实地踹到了地上。三角龙躺在那儿只有出气的份儿。



新来的霸王龙赞许地看着倒地的三角龙,瓮声瓮气地说:“干得不错,克诺比。”

克诺比双爪抱胸道:“日安,施马左!象这样的三角龙,不够我练的。”

“我说,这只看起来跟你上星期干掉的那只一模一样。”

“不—不奇怪,”克诺比说,“这只是上次那只的双胞胎兄弟。”

“这样哦?”新来的霸王龙嗡嗡道,“这一只好大,不如我们兄弟俩分了吃吧。”

“你别想了,”克诺比说,“我一下就能吃掉一半,剩下的我冻起来,上面冰川有我一个窝点。你得自己去抓一只。”

“嘿嘿,”施马左瓮声瓮气地说,“那好,把爪子磨锋利点,我们今晚在节上见。”

随着一声告别的巨吼,施马左一步一晃而去。


胭脂店

小龙椰子3

2014年10月24日
2014-10-23 翻译:龙二 long2berlin

“我倒觉得很刺激。”奥斯卡说。

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近岸边,盯着昏暗的湖水看。

“水下面都会有什么呀?”椰子嘟哝道。

“要我告诉你吗?”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惊吓中他们转身一看:是那头阿拉摩龙!他倒还站在老地方没动,不过他的长脖子已经够到岸边了。

“你把我们吓了一跳!”椰子说。

“不好意思哈,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别太靠近水边,水里有恐鳄。”

“有啥?”椰子和奥斯卡齐声问道。

玛蒂尔塔已经打开书,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巨鳄!”


阿拉摩龙的头突然抬了起来,转瞬间缩了回去。

“他躲起来了。” 玛蒂尔塔说。

“我还知道他为什么躲。”椰子指着近前的一片山丘说道。

在山脊上出现了一只大恐龙,正踏着缓慢而又沉重的步子向湖边靠近。

三个朋友屏住了呼吸:雷克斯霸王龙。

3

克诺比、土波斯和一只鳄鱼

椰子、奥斯卡和玛蒂尔塔躲到了高大的蕨叶后面,看着雷克斯霸王龙走向湖边。


现在他们能看清霸王龙那令人恐惧的大嘴和无数尖牙了。他的巨爪每一步都深深扎进沙地,两条短短的手臂不耐烦地前后甩动着。

“他、他肯定很饿。”玛蒂尔塔嘟哝道。

“你还准备去吓唬他吗?”椰子问他的朋友奥斯卡。

“当然。”奥斯卡说,“我都计划好了。玛蒂尔塔先出场,她把浑身的刺竖起来,就可以吓到他。”

“什么?”玛蒂尔塔愤慨地叫道,“我一个人去?他肯定不会怕,反而要笑死了。”

“不,不,”奥斯卡说。“椰子也跟着出来喷火,然后我上来对他咆哮,这样雷克斯霸王龙就会被吓昏了。”

“嗯,搞砸的话结果会很糟糕。”椰子说。

“相当的糟糕,” 玛蒂尔塔说,“说不定雷克斯霸王龙会把我们吃了。一口把我们三个全吞了,那就全玩儿完了。”

“但也可能一下搞定,那打赌我就赢了。”奥斯卡说。

“我就知道!” 玛蒂尔塔嘟哝道。

说话间,雷克斯霸王龙已经走到岸边,离他们只有一箭之遥,他们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雷克斯霸王龙看起来凶霸霸的,玛蒂尔塔吸了口气,说:“豪-好!我去,椰子得跟着来。”

“放心!”椰子说。

玛蒂尔塔跑了出来叫道:“霸王龙,瞧这儿!”

玛蒂尔塔竖起浑身的刺,唰唰地摇着尾巴。雷克斯霸王龙吃惊地转过身子。当他看到小豪猪时,眼里冒出了怒火。他狂吼着走向玛蒂尔塔。玛蒂尔塔一转身跳回了蕨叶后面。

说时迟那时快,椰子已经飞出来喷火了。雷克斯霸王龙惊得退了一步,但马上又怒吼着叫道:“看我一脚把你踏成肉泥!”

奥斯卡从叶子后面跳了出来,用尽吃奶的力气疯狂咆哮起来。


雷克斯霸王龙一下子石化,然后,倒下了。


宝贝

小龙椰子2

2014年10月24日
2014-10-22 翻译:龙二 long2berlin

第二天一早鸡还没叫,他们三个就收拾好行李悄悄溜出了树洞,在一个灌木丛后面的避静角落,椰子在他的激光枪上输入:回到六千五百万年前……

2.

恐龙!

还没眨下眼,他们就穿越了。先是身上发痒,然后周围的东西、痒痒,还有椰子、玛蒂尔塔以及奥斯卡他们自己,一下子就不见了。


但马上,周围的东西又出现了——同样的地点,在另一个时间。又痒痒了,接着椰子、玛蒂尔塔和奥斯卡就出现了。

三个朋友站在粗大的树干之间,地上长满草蕨,远处有一个湖,再远的地方,屹立着一座喷发的火山。

“真神奇!”椰子说,“还真跟我们的龙岛完全不一样!”

“我早就说过了。”玛蒂尔塔说。


椰子抬头沿着树干往上看,树干顶上是一个巨大的绿色躯体。

“别动!”玛蒂尔塔悄声说。

“这是只恐龙?”奥斯卡问。

“什么龙?”椰子轻声问。

那个绿色躯体的一端耸着一条很长的尾巴,另一端是一条很长的脖子。

“可真大。”奥斯卡说。

“危险吗?”椰子问。

“这么大的恐龙一般只吃植物。” 玛蒂尔塔轻声说。

恐龙的一条腿动了。

“隐蔽!”椰子叫道。

他们三个在恐龙肚子底下跑着,突然这个大家伙的脖子弯了过来,头冲向他们。椰子,玛蒂尔塔和奥斯卡猛地停住了。


“去哪儿?”恐龙问。

“啊嗯,我、我们找一只雷克斯霸王龙。”椰子回答。“你、你见过?”

巨大的恐龙脸色一变回答说:“当然,时不时的会碰到一只。我总是绕个大圈,要不就躲起来。”

奥斯卡打量着恐龙硕大的身体说:“那你可得找个好地方。”

“这我拿手!”恐龙说,恐龙把脖子绕到身上,把头伸到腿间,然后闭上眼。“你们看——没人能认出我!”

小朋友们交换了一个眼色。

“那个,”椰子说,“我们去找雷克斯霸王龙了。”

恐龙睁开一只眼,咧着嘴说:“那提高警惕,一有紧急情况就躲起来!”

“知道了!” 跟在椰子和奥斯卡后面的玛蒂尔塔回头叫道。

他们走了一会儿,玛蒂尔塔从口袋里拿出本书翻了翻,说道:“刚刚是头阿拉摩龙。这就对了,他生活在白垩纪晚期。”


“还有点傻呼呼。”奥斯卡说。

“我在书上看过,”椰子说,“那些大型恐龙很多只有一个很小的大脑。”

“起码这只肯定是。”奥斯卡说。

“不过,我们怎么找雷克斯霸王龙?”玛蒂尔塔问。

“我们去湖那里吧。”椰子提议道。“猛兽常常潜伏在水边,等他们的猎物去那儿喝水。”

“还真安慰人,”玛蒂尔塔嘟哝道,“希望别把我们当猎物了。”

三个朋友朝湖边走去,树林里的声响很陌生,远处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突然一只巨大的翼龙从他们旁边窜起,一直滑翔到湖上,闪电般把他长长的喙扎入水中,扯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来,然后扇着有力的翅膀飞到了湖的对岸。

“这儿还真不省心呢。”玛蒂尔塔说。

胭脂店

小龙椰子1

2014年10月24日
2014-10-21 翻译:龙二 long2berlin

1.

地球上最可怕的野兽

小龙椰子和食龙男孩奥斯卡今天晚上在龙岛丛林里的玛蒂尔塔家过夜。玛蒂尔塔的豪猪一家住在大树底下。

当暮色降临到高大的热带雨林的叶子上的时候,这三个朋友已经坐在家门口的火堆前烤树枝面包了。

“玛蒂尔塔,这儿真不错。”椰子说,“换了我,也愿意住在丛林里。”

“可是丛林里有蜘蛛,”奥斯卡说,“如果我想到半夜里有一只长着二十条脏兮兮、毛茸茸腿的大蜘蛛爬到我鼻子上,噗呜!”奥斯卡哆嗦了一下。

“蜘蛛才八条腿,”玛蒂尔塔说,“还从来没有一只蜘蛛爬到我鼻子上过。”

丛林里突然传来一声可怕的吼叫声。

“老虎!”椰子压低声音说,“希望他不是要到我们这边来。”

“是伊伏,”玛蒂尔塔说,“他每天晚上都吼翻半个丛林。”

“老虎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奥斯卡说,“我可是食龙族,我们食龙族可是地球上最可怕的,老虎也得承认。”

“这地球上有过的最可怕的猛兽,”椰子说,“是雷克斯霸王龙。”

“哧!在食龙族面前,霸王龙就是一只小耗子。”奥斯卡说。

“哈!”椰子叫道,“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奥斯卡露出他尖尖的牙齿,挺起胸膛说,“我就能抓到一只雷克斯霸王龙,敢跟我打赌吗?!”

“赌就赌!”椰子说。

“男孩们!”玛蒂尔塔插话道,“提个醒儿,雷克斯霸王龙已经绝种了。”

椰子咧嘴从他的斗篷口袋里掏出激光枪(可以用来时间旅行,是外星人送给他的)。

玛蒂尔塔瞪大眼睛:“你不会想去恐龙时代旅行吧?”

“干嘛不?”小火龙(椰子是小火龙)回答。

“椰子!”玛蒂尔塔生气地叫道,“霸王龙可是生活在六千五百万年前的白垩纪!”

“那又怎么样?六千五百万年用激光枪也不过就是咔嚓一下。”

“但是那时候跟现在可完全不一样。大陆都连在一起。也许还没有我们龙岛,谁知道我们会落到哪里!”

“嘿,”奥斯卡说,“我赞成!”

玛蒂尔塔的妈妈这时从窗口探出头来,“我们现在去睡了,明天还得早起。别玩太长时间,孩子们。”

“知道了,妈。”玛蒂尔塔回答。

“没问题!”椰子和奥斯卡叫道。

等豪猪妈妈重新消失在树洞里以后,椰子指着激光枪问:“怎么样?”

玛蒂尔塔转着眼珠嘀咕道:“好吧,不过我们明天一早走。我可不想落到有霸王龙的黑地儿里。”

“成交!”椰子和奥斯卡叫道。


胭脂店

关于秋天

2014年9月29日

柏林的秋天对我来说,就是四件事:

做南瓜汤,喝羽白,放风筝,做板栗玩偶

1,南瓜汤

南瓜,土豆,胡萝卜,姜,按自己喜欢的比例,煮熟,打碎,加牛奶黄油或奶油,吃的时候,可以再加一些Petersilie(荷兰芹)或香菜,非常好喝

2,羽白

羽白是刚开始发酵的葡萄酒,令我回忆起从前上海的老白酒,入口是甜的,如果放久了,就酸了不好喝。每年秋天的时候,超市里有卖,只有两三个星期,然后季节就过了。

羽白,顾名意义,酒的颜色是羽毛一样白,但是这次在超市里看到了来自意大利的红色羽白。其实红色的也有,不过我只爱羽白。

3,放风筝

星期六小朋友们和爸爸做了两个风筝,又买了一个,再加上原来的,一共四个风筝,星期天去放。

秋高气爽,放风筝最快乐!

看到玩飞机的,小安喜欢得不得了,直接上去跟人家唠嗑儿唠了半天。

4,板栗玩偶

柏林有很多栗子树,秋天成熟,板栗就掉下来,又大又好看(说是不好吃),小朋友们就收集了好多,做玩偶。下面的照片是小安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做的。

有小兔子,小鸭子,小青蛙,还有骑摩托车的怪物。

宝贝, 胭脂店

把苹果变大(与I6无关)

2014年9月22日

把苹果变大(与I6无关)

2014-09-22 龙二@泡网 long2berlin

今天早上起来,小朋友要求看驯龙骑士,而且一定要在电视上看。正巧我这两天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想找个工具在我的mini上放带字幕的Avi视频,就一并研究了一下。

感谢Google,很快有了结果,不但满足了小朋友的要求,使用起来意想不到的简便。

先说一下结果,就是Macbook pro当作服务器,使家里所有的苹果都可以看上Mac里的电影,最重要的,是不需转换视频的制式。(我主要是看Avi,其他的没试)。

我用的是Air Video HD,如果知道这个应用的,下面的文章就不用看了。

过程如下:

1,在Ipad上花2,69欧元买了Air video HD的App(Air Video 有免费版,据说只能放三个文件夹,不过也够用了吧,我没试过,据说影像效果比HD差点)。


2,Mac(也有Windows系统的)上网站下载Air Video server HD,如图,这是免费的。



3,Mac 上打开server,添上共享目录,登录密码。(注1,我给自己和孩子各设了不同的目录和密码)(注2,以前Air video Server的设置比较麻烦,现在的Air video HD server设置简单了很多)


4,在iPad等上打开App,键入Mac Server上的Pin(显示在Mac Server 的界面上)


5,ipad,在连接到的服务器上打开共享目录,键入用户及密码



恭喜你,成功了!你可以在ipad上看电脑里的电影了,不用转换电影的制式。



如果家里有Apple TV,可以直接从ipad上把视频推送到电视机上,也就是小朋友的要求也满足了。

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小朋友们不用老占我的电脑看电影了,也不用为了看不同的电影吵吵了,想看哪个就抱着自己的平板去看好了。而且ipad等几乎可以放我电脑上所有的电影,不管啥制式的。

Air Video Server 本身也带视频转换功能,不过我就是为了省这个事才用这个软件的,所以转换功能基本不会用。另外只要服务器开着,就是不在家,也能上网看家里的电影,就看网速了。


注》据说air playit hd也有类似功能,而且还免费,我没试过,我付钱太快了!:-(

欢迎订阅我的公众号:)

胭脂店

《陆犯焉识》

2014年7月13日

五月二十八日

一口气看完了严歌苓的《陆犯焉识》。大概只有一处是跳过了看的,这就说明小说抓人,蛮好看的。

与其说小说,不如说我迷恋的,是小说中的上海。旧的上海,十里洋场,我爷爷奶奶的那个时代,不是风景,是那时代的人。

说起来,那个时代,跟现在的上海有点相同,但是人更温婉,更有趣,更有自己的坚守,不是急吼吼一心想着钱。

可惜那个时代那样的人,都消失了,不是去了台湾香港,就是象给割草一样割掉了。剩下来的,不是洗心革面变得面目全非,就是些野蛮生长的怪物,不懂谦让,不懂守礼,包括我自己,也是冲冲冲,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好想去看看那个时代的人,只好到故纸堆里找,张爱玲的已经太尖酸,梁遇春,穆时英笔下的,懂得玩,会讲俏皮话的有点太时髦,其他人写的,我总觉得不太像。

陆蔫识给我的感觉,比较接近。

张艺谋的电影,上次《摇呀摇》在上海摇不下去,最后在一个荒岛上拍完。这次又是上海,巩俐这个山东大妞能演出上海女人的味道吗?

——————-/—-

今天找出《归来》看了,果然印证了我的想法,过年吃饺子,张艺谋又一次避开了上海。屋内的炉子,也不是上海的摆设。顺便一个Bug,刚平反那会儿就有立体声双喇叭卡式录音机了?那是七十年代尾八十年代初的吧,不应该这么快普及到冯婉喻那儿。

那个电影是张艺谋的《归来》,不是严歌苓的《陆犯焉识》。鱼身上掉下来的鳞跟鱼基本没啥关系。

巩俐和陈道明的表演,很到位,巩俐几乎可以说是无懈可击。陈道明少了些过去,特别是劳改农场的印子,没有。

张艺谋拍不出也拍不了的上海,那种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人,平和、执着的坚持,还有多少人能够理解,知道珍惜,这种精神已经很难再重现了。

海外的网友可以在这里看《归来》。

http://bachinese.com/forum/read.php?tid=45034

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