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宝贝’ 分类的存档

改姓问题

2013年8月28日

小宝问出来的问题总是与众不同。

今天在车上他突然问我(好象经常在车上问我问题,回家后他就没空了,要玩),“妈妈,我结婚以后是不是要改姓?”

我精神马上就来了。“女的要改,男的不用。”

“为什么?”

我脑子里马上闪过什么父系社会,家族延续,基因变化等等乱七八糟,最后回答说,“不为什么,就是这样的。”后来我想想这么回答也太糊弄人了,就又跟他说:“这个事情很复杂,讲起来你现在也听不懂。”

小宝好象接受了这个回答,不再问下去了。我趁机问他:“你打算和谁结婚呀?”——就差问他是不是还打算跟小漪结婚了。

小宝说,“我打算跟尚烟结婚。” 然后又一副认命的语气,“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尚艳是小宝幼儿园里的同学,倒是从小和小宝一起长大的,他们那一拨九个男孩,两个女孩,从进幼儿园就在一起,好歹也算同窗五六年了,不过小宝从来只跟男孩子一起玩,没想到过六岁生日的时候,破天荒的请了两个女同学,尚艳就是其中一个,不过人家后来没来,所以我也没机会观察观察。

怎么说呢,这个尚艳从小就象个小耗子(这可不是骂人哟,德国人管可爱的小孩也叫小老鼠),希黄的头发,蓝灰的眼睛倒是蛮大,但加上上下两个黑眼圈,远看象俩窟窿,脸又小又瘦,怎么也不能说好看,不知道小宝怎么会看上她的。

吃饭的时候小宝又问我——吃饭也是说话的时间,“为什么有双姓?”

“结婚以后,又用原来的姓,又用新的姓,就是双姓了。”

“那岳父,岳母是什么?”

我想起有件事我还没问明白,就马上借题发挥,“如果你跟尚艳结婚,尚艳的爸爸妈妈就是你的岳父,岳母。” “ 但是,“你为什么喜欢尚艳呀?”最后一句没忍住,“她又不好看。”

小宝的脾气,很难回答的、很容易回答的、不爱回答的或者他懒得回答的问题,他都听不见。所以我问了两三次,声音越来越大,但结果象在跟空气说话。最后我只能祭出法宝,把他面前爱喝的饮料收走了,他才认真看了我一眼。

总算看在被我拿走的饮料份上,小宝回答说,“因为她对我好。”

“怎么好法?”

“她让我跟她们玩。”

“那丽色洛特呢?”丽色洛特跟尚艳形影不离,可是长得比尚艳漂亮多了。

“丽色洛特不跟我玩。”

“你问丽色洛特了没有?”

“问了,丽色洛特说不可以,可是尚艳说可以。”

最后小宝又来了一句,“那是不是以后尚艳也得改姓我的姓了?”

我笑着说,“是。”

宝贝

象狮子一样扑上去!

2013年6月7日
自从小宝知道自己不久要上学之后,经历了担心(“要坐这么久,太累了。”),疑虑(我会不会学不会呀?),将信将疑(妈妈说他很聪明),向往(得了漂亮的新书包,新笔盒),喜欢(要跟贝拉一样,不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喽),现在到了盼望(听说学校有足球队哦!)的过程。小宝自己也慢慢长大,成了一个很棒的小男孩。
上个星期五,我们终于收到了小宝学校的正式录取通知,心里崩紧的一弦算是松了下来。
说起来,小宝的学校这些年大大吃香起来,很多小朋友都想进,想法临时转户口到学区的,想法跨区转校的,年年增多,搞到去年有些该进的小朋友都差点没位子。所以学校管理局针对这种情况,去年年底早早儿地把学区范围缩小,校长也信誓旦旦,保证已经有兄弟姐妹在校的小朋友肯定有入学的位子。没想到上有政策,下还有对策,以前都是四月份就发录取通知了,这次一直到六月份通知才来。我虽然不是特别紧张,因为小漪已经在校,小宝的应该有保证,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给学校管理局打了电话,那位女士先是告诉我通知四月底就发了,我说我没收到呀,她就问我哪间学校,知道了以后,语气就变得很冷淡,说是这所学校的结果要到六月份才有,我又赶紧报告我们已经有一个孩子在那间学校了,那位女士语气立刻变缓,主动给查了电脑,告诉我希望很大,然后又顿了顿,说:我只告诉你呀,你可别往外说,不然又不知道多少人会打电话过来。你儿子已经被录取了!我听了当真是欢喜,谢了人家好几次才挂了电话。
接着又收到了小漪捎来的班主任的信——我们给学校打过招呼,希望小宝编入小漪班主任新带的班,也如愿了——邀请小宝去上一天学,所以昨天我送小朋友们去幼儿园的时候,特地跟小宝的带教老师Dirk打招呼,下个星期可能小宝会缺席一天。
高大魁梧大红脸的Dirk听了,表示支持:“当然是上学重要啦!”  然后就跟我赞起小宝来:“你家小宝真是厉害!那个力量不是盖的!” 说着还弯起手臂做了个pose,我说:“他一直参加室内攀岩训练的。”(小宝还在比赛中得了同龄组金牌。)我又接着说:“他双手攀着两块岩石,可以腾空抬脚到头部十来次,我看了都很吃惊呀!”
Dirk又问我,“他跟你说了吧?昨天的事?” 我:“不知道呀。” Dirk接着说,:“小宝昨天可是发怒了!” 原来昨天有个小朋友,抢了小宝盒子里的面包,自己咬了一口,就把剩下的面包埋到沙坑里了。“小宝可是真的发火了!” Dirk一脸敬佩的神情,可是具体小宝怎么发火的,却没说。
小宝大概早把这事儿忘了。可是他的妈妈很好奇。
这天接小朋友回家,路上我问小宝:
“你和Florian吵架了?”
“嗯。” 小宝说嗯,不是那种闷声闷声的嗯,而是尾音稍扬,然后一个果断的结束。
“为什么呀?”
“他抢了我的面包,撕掉一块,还把它埋起来!”
“哦,那你怎么做的?”
“我就扑到他身上去了。”(德语直翻更带劲儿!“我就把我自己扔到他身上去了!”)
我一边偷着乐,一边问:“象老虎一样地扑上去?”
“象狮子一样!” 小宝更正说。
小宝号称自己有三个星座,德国星座是狮子,中国星座是猪,还有一个星座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是吸血鬼,因为他有两对特别尖的虎牙。
我和小漪大笑!
“那Florian怎么样了呢?”
“没怎么。”
“他哭了没有?”
“没有。”
“那他发脾气了没有?”
“没有。”
“那他到底怎么样了呢?”
“就是没怎么。”
难道Florian吓呆了?!

自从小宝知道自己不久要上学之后,经历了担心(“要坐这么久,太累了。”),疑虑(我会不会学不会呀?),将信将疑(妈妈说他很聪明),向往(得了漂亮的新书包,新笔盒),喜欢(要跟贝拉一样,不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喽),现在到了盼望(听说学校有足球队哦!)的过程。小宝自己也慢慢长大,成了一个很棒的小男孩。

上个星期五,我们终于收到了小宝学校的正式录取通知,心里崩紧的一弦算是松了下来。

说起来,小宝的学校这些年大大吃香起来,很多小朋友都想进,想法临时转户口到学区的,想法跨区转校的,年年增多,搞到去年有些该进的小朋友都差点没位子。所以学校管理局针对这种情况,去年年底早早儿地把学区范围缩小,校长也信誓旦旦,保证已经有兄弟姐妹在校的小朋友肯定有入学的位子。没想到上有政策,下还有对策,以前都是四月份就发录取通知了,这次一直到六月份通知才来。我虽然不是特别紧张,因为小漪已经在校,小宝的应该有保证,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给学校管理局打了电话,那位女士先是告诉我通知四月底就发了,我说我没收到呀,她就问我哪间学校,知道了以后,语气就变得很冷淡,说是这所学校的结果要到六月份才有,我又赶紧报告我们已经有一个孩子在那间学校了,那位女士语气立刻变缓,主动给查了电脑,告诉我希望很大,然后又顿了顿,说:我只告诉你呀,你可别往外说,不然又不知道多少人会打电话过来。你儿子已经被录取了!我听了当真是欢喜,谢了人家好几次才挂了电话。

接着又收到了小漪捎来的班主任的信——我们给学校打过招呼,希望小宝编入小漪班主任新带的班,也如愿了——邀请小宝去上一天学,所以昨天我送小朋友们去幼儿园的时候,特地跟小宝的带教老师Dirk打招呼,下个星期可能小宝会缺席一天。

高大魁梧大红脸的Dirk听了,表示支持:“当然是上学重要啦!”  然后就跟我赞起小宝来:“你家小宝真是厉害!那个力量不是盖的!” 说着还弯起手臂做了个pose,我说:“他一直参加室内攀岩训练的。”(小宝还在比赛中得了同龄组金牌。)我又接着说:“他双手攀着两块岩石,可以腾空抬脚到头部十来次,我看了都很吃惊呀!”

Dirk又问我,“他跟你说了吧?昨天的事?” 我:“不知道呀。” Dirk接着说,:“小宝昨天可是发怒了!” 原来昨天有个小朋友,抢了小宝盒子里的面包,自己咬了一口,就把剩下的面包埋到沙坑里了。“小宝可是真的发火了!” Dirk一脸敬佩的神情,可是具体小宝怎么发火的,却没说。

小宝大概早把这事儿忘了。可是他的妈妈很好奇。

下午接了小朋友回家,路上我就问起小宝:

“你和Florian吵架了?”

“嗯。” 小宝说嗯,不是那种闷声闷声的嗯,而是尾音稍扬,然后一个果断的结束。

“为什么呀?”

“他抢了我的面包,撕掉一块,还把它埋起来!”

“哦,那你怎么做的?”

“我就扑到他身上去了。”(德语直翻更带劲儿!“我就把我自己扔到他身上去了!”)

我一边偷着乐,一边问:“象老虎一样地扑上去?”

“象狮子一样!” 小宝更正说。

小宝号称自己有三个星座,德国星座是狮子,中国星座是猪,还有一个星座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是吸血鬼,因为他有两对特别尖的虎牙。

我和小漪大笑!

“那Florian怎么样了呢?”

“没怎么。”

“他哭了没有?”

“没有。”

“那他发脾气了没有?”

“没有。”

“那他到底怎么样了呢?”

“就是没怎么。”

难道Florian吓呆了?!

宝贝

小安快三岁了

2013年3月28日

1,

楼下门铃响,我打开门,小宝低着头闷闷地走了进来,我跟他说,你好!小宝低着头,从我胳肢窝下钻过。我拉住他,你怎么不跟妈妈打招呼?小宝挣了一下,没挣开,只好说了一声:Hallo…

这时候就听到楼梯响,小安也上来了,看到我,就笑着跑过来,嘴里叫着"妈妈",跑到我面前站住,问我,"妈妈,你的脚好些了吗?"然后自己把鞋脱了,我给他脱了衣服,他就自己跑去洗手。洗了手出来,跑过来问,"妈妈,我可以玩ipad吗?"三岁不到的小朋友,懂礼貌,关心人,讲卫生,做好了应该做的事才问可不可以玩,真是懂事。

2,
小安看到小宝放在桌子上的卷笔刀,知道是卷铅笔的,伸个手指头进去试试,大小正合适。于是小安把自己的手指头卷了。还好有手指甲挡着,削到了一点皮,掀起了小半边指甲,出了一点血。。。总之大有乃母幼时之风。想当初他妈妈手捅电风扇,嘴接热水瓶。。。呵呵,这都有遗传?!

IMG_2219

3,
小安不肯睡觉。

“妈妈我可以再玩一会ipad吗?”

“不可以。”

在床上翻了一会儿跟头。“妈妈我可以再玩一会儿iphone吗?

”不可以!”

又在床上扮了一会儿僵尸,“妈妈我要看哈利波特。”

“不可以!!”声音已经提高八度了。

“妈妈我要喝水。”

给水喝。

“妈妈我可以再玩。。。”

“不可以!!!再不睡觉打屁屁!”声色俱厉。

“妈妈。。。” 我拿眼睛瞪着他,看他还要说出什么来。“妈妈,祝你晚安!” 然后乖乖趴在枕头上睡觉了。

妈妈完全没脾气。

IMG_1489

4,

小安吃饭,吃着吃着,来了一句:“伏地魔王招集了信众,他得死,跟他战斗。”

我惊奇地看着他。这一溜串德语很长不说,那些词儿,不知道他哪儿听来的?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他是在背哈利波特第一部里海格的一段台词。诂计他都不怎么清楚是啥意思。

5,

小安生病,又吐又拉,很难受。一天半夜他突然醒来,哭着说,“不要!不要!我不要。。。”

我问他不要什么,他说不出来。我看着他的表情,问他,你是不是不要死呀?他点点头,哇地哭了。

平时玩游戏,看电影多了,老有角色死掉,所以小安和小宝妈妈玩的时候,也常常装死。这次生病搞得他很难受,大概真的怕了。

我抱住他,把他贴得紧紧的,安慰这个小小的人儿,不要怕,有妈妈在,你不会有事的。有妈妈在呢!

小安慢慢放下心来,在我怀里睡着了。

6,IMG_2109

和小漪去幼儿园接小宝小安。走到院子里,小安问我:“妈妈,你脚好了吗?”

我已经开始笑了。“好了。”

小安停在那里,想着下一句。

我转头告诉小漪,“老三篇又来了,下面一句是“你可以走路了吗?”,然后就是“你可以开车了吗?””

小安下一句已经想出来了:“妈妈,你可以走路了吗?”

我笑着说:“可以了。”

小漪在边上开始乐。

小安第三句出来:“妈妈,你可以开车了吗?”

小漪已经哈哈大笑。

我仍然微笑着认认真真回答小安:“我可以开车了。”

虽然我开车已经两个星期了,虽然我也早就不用拐仗走路了,虽然我的脚还没有完全的好,但每次小安问,我都认认真真地这么回答,好让我的小安不再为妈妈担心。而小安,也是三个小朋友里唯一一个对妈妈受伤的脚问寒问暖的。

宝贝

妈妈,我不生你气ich nicht sauer dich

2013年1月29日

小安越长越大,各种调皮捣蛋,现在知道跟在小宝屁股后头有样学样,而且还添油加醋,比小宝更头疼。

小宝我现在喝得住,小安半懂不懂,有时我拦都拦不及。

但还是很好玩。比如现在还要穿尿布,他吃的跟大人的一样,拉出来的,当然也跟大人一样,的臭!但是,我们得给他换尿布呀!每次熏的我眼泪都掉出来。幼儿园老师这个职业真是伟大,我做妈的好坏也有个盼头,幼儿园老师那是不做到退体那是没有指望不跟这东东打交道的。而且德国幼儿园老师不硬性规定小朋友们排队上厕所,闻到小朋友拉粑粑也不怎么耽搁就给换了。至少我们的幼儿园的老师都这样。

我一边流眼泪,一边给小安擦屁股,一边语重心长地教育他,小安呀,你姐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不用尿布了,你可不可以试着自己去上厕所拉粑粑呀?

小安这时候,两手枕在脑袋后面——他换尿布的时候,总是这么自在,身子一躺,双手往脑袋后面一枕,双腿一摊,一副来吧,来吧,换尿布吧的样子——有时候就回答得很干脆:”好!“有时候就跟我打岔:“有一条蛇会飞。。。”

诂计他心里还是有点压力的,有的时候早上起来甚至不肯去尿尿,虽然他早就会上厕所尿尿了。

有时候他太闹了,哥呵姐姐都洗完澡上床了,他还不肯去洗澡,现在他力气大,我捉不住他,三番五次跟他说理,他也不听——其实也听不懂,我就生气,要揍他屁屁,我说,ich bin sauer auf dich! (我生你气了!),有时候就真的在他包着尿布的小屁屁上拍了两下。

等到给他洗完澡,到了床上,大家心情都很好,就玩一会儿,然后小安就会抱住我的脖子,很认真地说,妈妈,ich bin nich sauer dich!

哎,没办法,就是吃他这一套呀!每次我都抱住他,心里好感动!我知道,他的意思是,他从来没有生过我的气。哪怕他刚刚挨揍。

妈妈,ich bin nich sauer dich!  每次我批评他,说他,甚至要揍他,甚至揍了他以后,甚至揍了他以后又过了很久,他都会对我说,妈妈,ich bin nich sauer dich!  昨天晚上,他在我边上唱歌一样,把这句话念了十来二十遍,每次都真心诚意,我好想把他录下来,好想他一直都会这么说,妈妈,我不生你气。

宝贝

最舒服的渡假(一)

2013年1月18日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以前一个人的时候,甩手就能出门,两个人,商量商量,也就出门了,现在,拖家带口,说是出去渡假,还不如说出去折腾,一路上拉一个扯一个,搞不好还要抱一个。还没等你看景儿呢,这个就哭了,那个就累了,还有个谁谁就饿了,人来疯起来,又唱又跳又蹦,一个冲锋就是五十米开外,凭你在后面急得叫破嗓子也听不到,眼看着可以逛逛了,一个就要尿尿了,一个就要换尿布了,只能满地找厕所,好容易坐下来休息一下吃吃喝喝,马上就你那边比我多了,我这边比你少了,一回头一杯果汁就已经倒在桌子上了。。。

还要操心去哪儿玩儿,去哪儿吃,去哪儿睡觉,一路上下来,那不是渡假,那是去打仗。所以,俺们是能不出远门儿,就不出远门。

不过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出去了一趟,现在回头想想,这样的日子才应该叫渡假呀!真是舒心又舒服!这样的远门可以多搞几次。

那是一个女朋友结婚,邀请我们去南德参加她的婚礼。

把小朋友们往车里一塞,配上行车利器ipad,就从柏林出发了,虽然一路上风雪交加,但德国的公路好,倒也顺利,小朋友们有的玩,也不吵,也不闹,一路开车到了新郎官订的酒店。然后,就过上了无忧无虑的日子了,吃、喝、住、玩,都有人管,啥也不用操心,比在家里还舒服。有诗云:出门就上车,到地儿就吃饭,闲时逛逛街,一点也不赶。

一家人的主要工作,就是放松,玩!小朋友们自己玩,小朋友们跟大人玩,小朋友跟别的小朋友玩,大人跟别的大人玩。然后就是吃!

这里要说说新郎官,他是一位建筑师,大把挣钱,也大把花钱,而且是独乐乐不如与众乐,经常呼朋唤友,开酒会,搞趴踢,大把银子出去,不皱一皱眉头,很是豪爽,甚至可以说是挥霍浪费,新娘子不知跟我抱怨多少回了,这回可真是见识了。

这次他请的客人,都住酒店,所有费用全包,市政厅公证结婚以后,中午到当地最古老的一家饭店吃了一顿,计有

宝贝

meine liebe liebe mami…

2013年1月9日

纳纳说,“妈妈总是会疼最小的那个,觉得最小的那个最可爱,我非常理解的。。。” 我看了直乐,对她来说,肯定是嘟嘟最可爱啦,肯定也有人说过她偏心呵呵。

不是我同学说:“偏心是不可以的”。其实没有哪个妈妈打算偏心的,但是,这个基本上属于本能。我当时那么爱小宝,生了小安,哎!

记得那一天,我从医院回家,小宝站在桌子边上,眼看着他心爱的妈妈,怀里却抱了别人,小宝脸上自是别扭,而我,看着小宝,突然感觉,跟小宝居然有点陌生起来,心里满满的是怀里抱着的小安。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心情的变化,当然的震惊,也是不能自已。

我不知道是不是互相的反映,我这么爱小安,小安也是这么爱我。有一天,他搂着我的脖子,一边用力搂紧,一边满怀深情喃喃自语,“meine liebe liebe mami…”(我亲爱的亲爱的妈妈。。。)他温温柔柔的侧脸紧紧贴住我的脖上,那个时候,我整个心,都陶醉了。

小漪,小宝都有各自撒娇的方式,但这一种是小安独有,真的很想知道,上一辈子,小安真是我的情人吗?

IMG_1693

这张照片,把小象换成他妈,就是meine liebe liebe mami的表情了。

宝贝

小宝和小海马奖章

2012年12月12日

IMG_1665



今年夏天的时候,小宝游泳,都能从岸上一个屁股墩儿跳到水里,却死活不肯放掉套在手臂上的救生翅,今年下半年幼儿园开学,游泳班又继续了,我就经常问小宝学游泳的情况,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得小海马奖章。小宝就汇报,今天可以自己从水里摸出四个小圈圈了,可以在水里游上一个来回了。。。

有一天,meike老师告诉我,小宝现在不用“游泳面条”(长长的泡沫棍,帮小朋友学游泳的)了,只在背上挂了两块“小泡沫”,其实那两块东西啥事都不顶,就是个心理安慰。大概圣诞节前就能得小海马奖章了。

我心里有了底,回家就把meike老师的话告诉了小宝,小宝就有了信心。一个星期一的早上,我问小宝,“今天你可不可以把小海马奖章拿回来?”

小宝很干脆地答应了我。

下午去接小宝的时候,我一路上就在想,有没有拿到,有没有拿到呢?然后就对自己说,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吧。

走到门口,碰到又高又壮的dirk老师,看到我就说,小宝今天拿到小海马奖章了。把我高兴坏了。赶紧跑进去,果然,在幼儿园地走廊上,已经贴出小宝得小海马奖章的照片了。

小宝好厉害,说到做到!

小宝也是万分高兴,到处给接小朋友的家长看他的奖章,大家都夸他厉害,可不是嘛,小宝可是他们这个年龄段里第一个拿到小海马奖章的。

那天是11月19日,一直到现在,小宝还是他们幼儿园唯一一个拿到小海马奖章的。

宝贝

小安的星期五

2012年12月12日

IMG_1728

小安最近每每有什么要宣布,开场白总是:“今天,星期五。。。”  这时候纠正他的往往是小宝,小宝自己大概也是大半年前才把一周数清楚的:“不,今天不是星期五,今天是星期三!”或者:“今天是星期六,昨天才是星期五!”  小漪对这种小儿科不太感兴趣,但她喜欢他的小弟弟,听了就常常在边上乐,“又来了”。

小安却一再坚持,每次都很认真:“不,今天,星期五!”  有时候,碰巧真是星期五,妈妈就会搂着他说,“对呀,今天星期五!” 不过呢,对小安来说,天天都是星期五。不知道这个星期五对他是个什么重要的日子。

天天这么说,除了小宝,大家也懒得再纠正他了。有一次在车上,小安又宣布,“今天,星期五。。。” 小宝刚刚说,“不,今天星期二。。。”  就给妈妈打断了,妈妈边开车边说,“今天是小安的星期五!”  小宝觉得好玩,也跟着说“小安的星期五!”。所以以后,只要小安再说,“今天,星期五。。。” 大家就会笑着说,“对,是小安的星期五!”

上个周末去参加一个朋友婚礼,小安爱上了酒店里的一只长毛绒小象,走到哪儿都要抱着他,那个样子可爱极了,抱了一个晚上还不算,早上起来吃早饭,还想着小象,特地去游戏室又拿来抱着。以致走的时候,妈妈有点担心,小安会因为不能带走小象伤心,正在琢磨要不要跟酒店商量买下这只小象,没想到爸爸已经带着小安把小象放回游戏室了,小安还跟小象说了再见。小安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小朋友呀!

小安最惹妈妈疼,从小到大,每次妈妈去幼儿园,小安一听到妈妈,一看到妈妈,立马眉开眼笑,飞奔过来,扑到妈妈怀里,这是妈妈最快乐的时候。妈妈总是把小安顺势在空中一荡,然后把小安搂到胸前,小安也紧紧地搂着妈妈,脑袋往妈妈脖跟那儿一拱,擦着小安软软的耳朵,妈妈好开心。

参加婚礼住的第二个酒店是在法国,有一个很大的浴室,中间放了一个浴缸,一角还有一个玻璃隔开淋浴间,妈妈上来晚了,小安已经洗好澡,穿好睡衣要睡觉了,看到妈妈洗澡,小安捧起搭在上的大毛巾,等在妈妈的淋浴间门口,妈妈洗澡时,小安一直就那样捧着拖到地上的大毛巾在那里等着,一直到妈妈洗完,把毛巾给妈妈。这个儿子,怎么不让妈妈疼呢?妈妈好感动哦。

宝贝

小宝的水平,我拍马也赶不上

2012年10月28日

小宝有两天不知道吃了什么,放好臭好臭的屁,坐在车里简直就要把我熏晕过去。拷问他们三个,都不肯承认,都说没有放屁。

后来有一回小宝坐在马桶上放了个一样臭的屁,给我抓了个现行,我说你还不承认是你放的屁屁?

小宝摇头道,没有没有,刚刚是我的屁股打了一个嗝儿。

滔滔江水,滔滔江水呀。。。小宝的境界,做妈的我是望尘莫及。

又:

11月3日星期六去给小宝买德国足球队新队服,并且打算给他在背后印上他喜欢的8号ÖZIL的名字。到了现场,妈妈发现原来印名字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算的,不是准备好的德国队队员的名字,就有了新主意,怂恿小宝印自己的名字。球迷爸爸当场就义愤了,强烈谴责伪球迷妈妈,认为这个主意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妈妈也无法理解爸爸的一根筋,花自己的钱,给别人作广告吗?小宝又不是özil,能印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不印?相持不下之下,结果衣服也不买了,大家气愤愤地回家。

小宝倒不在意,晚上洗了澡躺在床上,我给他涂润肤霜,小宝突然说,我要给小鸡鸡起个名字。我一听就乐了,问他打算起啥名儿,他说,ÖZIL!我当场就笑翻了。他还补充,小鸡鸡天天在我的小裤裤里面踢足球。。。

后来我学给他爸,他爸笑得直抹眼泪。

昨天晚上我又给他涂润肤霜,想起他给小鸡鸡起名字的事,怕他到幼儿园也胡说八道,就打算引导引导他,我说,小宝,你给小鸡鸡起Özil的名字,小鸡鸡自己同意不同意呀?我想小鸡鸡又不会说话,那肯定就是不同意啦。哪知小宝想也不想,端起小鸡鸡抖了两抖,妈妈你看,他在点头,他同意的啦!

宝贝

爱吃芥茉豆的小男孩

2012年10月18日

自从吃过一回芥茉豆,就喜欢上了这东西。于是就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到处找khao Shong牌子的芥茉豆吃。

家里也只有我喜欢吃,小宝偶而尝尝,小马高兴了也捞几个吃,小漪是根本不吃,怕辣。我乐得独享。但没想到后来出了个跟我抢芥茉豆吃的,就是我家老三,俺的宝贝疙瘩小安。

小安一岁左右回国了一趟,俺爸俺妈拿他照我们小时候那种方法养,拿啥都喂他,没啥禁忌,小安也啥都吃,甜的,咸的,酸的,辣的,都往嘴里放,俺爸还拿啤酒给他喝,这在俺小马嘴里就算是毒药了,老丈人给的,也不敢多说。所以小安后来回德国,有一阵看到我们喝啤酒,他也要抢来喝。有时我一不注意走开一下,回来杯子里酒就少一厘米下去,有时就给喝没了。后来才慢慢忘了啤酒的味道。

不过他看到我吃什么东西,不管是啥都要讨来吃,德国孩子可怜呀,真没啥零食吃,就是巧克力,哪象我们国内的孩子,各种零食,外公外婆怕小安没吃的,时不时的给带点过来。基本上是杯水车新,一两个星期就给小安和他妈妈吃光了。

自从小安妈,也就是我吃上芥茉豆以后,小安也过来讨,哇,放嘴里马上就吐出来,辣呀!过一会儿,回回味,又把吐在手里的芥茉豆放回嘴里,结果眨着眼马上又吐出来,还是辣!过会儿再放嘴里,这下不太辣了,咯崩咯崩吃完,伸手又来要。

不过一开始,也就是要几个吃吃而已。我吃一罐,他大概能吃二三下粒的样子。

前两天,我又想着芥茉豆吃,超市里大罐的卖光了,只买了一个小罐的,下午我一边看书一边顺手捞了吃,吃了一小层,放橱房了。

晚上,我又看书,小安已经刷过牙,洗过澡,穿了睡衣却不肯睡觉,跑过来要玩ipad,我正用ipad看书呢,再加上他下午不听话,我罚他晚上没有ipad玩。

他又要吃东西,我说你刷过牙了不可以再吃了。过了一会儿,感觉他好象去了厨房,然后就是挪凳子,然后就听见哗啷啷响,一会儿见他抱了那个芥茉豆罐子跑进来给我,一点头示意,“妈妈。。妈妈。。”,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叫我也吃。我就问他,你吃过没有?他也不瞒我,张开嘴巴给我看,原来已经先吃了。

我看反正吃也吃了,左右得再给他刷一次牙,就干脆和他一起吃起来,就听我们两个喀哧喀哧吃豆豆,我吃一个,他也吃一个,我吃一个,他也吃一个,后来我发现他吃得太快了,嘴里还嚼着一个,手里就来拿一个,等拿到嘴边,嘴里的那个已经咽下去了,把手里那个送到嘴里,马上又去捞下一个,简直如行云流水,我再看他脸,边吃是边滋牙咧嘴,眼角也已是泪花闪闪,鼻涕也下来了,但是人家还是吃得是兴高彩烈,乐此不彼。我瞧着好玩,也就由他。

不一会儿,突然听他嗷地一声大哭起来,把我吓了一跳,赶紧看他,只见他此时已经泪珠滚滚,拿手拼命揉眼睛,我一瞧就明白了,他不是泪花闪闪吗?于是就拿手去擦眼泪,没想到拿芥茉豆的手,一擦眼睛,芥茉全到眼睛里去了,这位是洗个澡,水进眼睛里也哭得跟杀猪似的,这么辣的到眼睛里去,可不嗷嗷叫嘛!

我连忙抱他去洗眼睛,洗手,他还拿手揉眼睛,我就告诉他不可以吃芥茉豆了,不然还辣眼睛。好容易洗了不哭了,回过来,看到芥茉豆,又要吃!

而且已经伸手去拿了,本能地又拿手去揉眼睛,我赶紧一把抓住他的手,他以为我不让他吃豆豆,急得又吼又叫,我跟他说话,他不听,也听不到。我趁他喘气的间隙问他,我说你眼睛不痛啦?他明白了,才停止挣扎,但手里攒着豆豆还是不肯放。

我没办法,抓着他的手,把豆豆送他嘴里,然后拉着他去洗手,洗完手,我就只好喂他豆豆吃,好在豆豆也不多了,一会儿,娘儿俩把豆豆都吃完了。

小安把空罐子拿起来又看看,又摇摇,嘴里念着,没了,没了。依依不舍地把罐子放下。我才能带他去刷牙。

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