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3年6月 的存档

从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谈起。。。(三)

2013年6月19日

(三)

前面刚刚谈到外商在中国的撤资问题,第二天就看到世界银行公布的《2013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其实世界银行早在一个月前就公布了,我刚刚看到而已),中国位列第91位。中国商务部的回应是,世界银行报告与现实严重不符。

世界眼中的中国,和中国自己想象的在世界上的地位高度不一致。

在欧美眼里,中国的形象大概跟刚刚进城的暴发户差不多吧:有钱,没底。拼命想跟人家一起玩,但又不知道规矩,也不守规矩,不能怪人家不带你玩,但是仗着本身财大气粗,还是能让那些有底没钱的家道中落的有所忌惮。太阳能产品的反倾销就是一例。

前不久加纳对付中国人,其实也不能怪人家,偷偷跑到人家家里挖金淘宝,换谁都不能乐意。而且没有底线,把人家家里挖得千疮百孔,连中国去加纳协调的官员看了都无话可说。我真是很纳闷,居然还能理直气壮地要政府替自己出头,完全不知羞耻。

又有双汇收购美国最大的肉联厂一事,当然,第一,说明中国是真的有钱了,71亿,说收就收 了。第二,引进美国猪肉,中国人民吃到嘴里的安全系数高了。第三,美国人民吃到的猪肉跟中国人民吃到的一样,他们不能再笑话咱们的猪肉有问题了。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了。第四,负面的可能,咱不说!

总结一下:

中国开放三十年,从全运会到亚运会,现在可以参加奥运会了。要有成绩有名次,不是能赢就好,还得守规矩,要费而泼赖,不然有被取消名次的可能,或者干脆象乒乓球双打一样,连项目都取消掉。

世界上的很多文明,都是被野蛮消灭掉的。但是野蛮最终会向文明投降。此间轮回不已。我们只能希望,自己生在一个比较好的时代,或者,至少能到一个比较好的地方。人生苦短。




胭脂店

从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谈起。。。(二)

2013年6月10日

(二)

有一次跟小马聊起外资从中国撤资的问题。

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国内投资环境恶化等原因,大批外资辙出中国,移师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小马认为,这将给中国带来很大影响,因为中国将失去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失业率将被拉高。

而我认为这点影响不算什么。中国目前已经渐渐完成原始积累,无论从资金还是技术人力,都已经不能同二三十年前相比。辙资的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这些企业辙出以后,中国有能力消化空置的劳动力,中国在与外资的合作中,已经在技术上与国际接轨或者正在接轨或者将要接轨,现在各种山塞的崛起,外资辙出留下的空档很快会被填补,再加上中国人口众多,内部足够消化这些性价比相当的产品,国内山塞的不断崛起就是明证。另一方面,中国的高科技也寻求外国市场。比如这次太阳能产品在欧洲的倾销,如果没有品质上的保证,也不会引起欧盟的恐慌,而中国的太阳能技术,原本却是从德国人那里学来的。

而且中国的劳务输出也慢慢转为资金外投,纷纷去国外开厂创业的大量涌现。

可以说,中国的翅膀已经长硬,在国际上不再处于弱势,也敢对挑衅公开叫板,当然最主要要有政府支持,有中国政府在背后支持,想不发财都难。

政府的支持,成就了多少空手盗高手,国家的钱,外企的钱,转眼就姓了自家的姓,那些指望勤劳致富的,跟本上就是天方夜谭。每天起早贪黑,风餐露宿,支个小摊,打个短工,半夜里还开个汤圆摊挣点钱,够勤劳了吧,还挣不了养家糊口钱,摊子还让人禁了。脑子短路,带了汽油,上汽车放火,把别人烧了,把自己点成焦炭,上个论坛,死了还被人骂成垃圾,而且是到哪儿都翻不了身的垃圾,致死也翻不了身的垃圾,是不是拿把刀子,象杨佳一样,一路从底楼杀到六楼,才算不是滥伤无辜?!是不是这样的人,就不该出生?!是不是这样的人,生下来就是为了给社会填堵!?

气坏了,扯远了。

第三篇谈谈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问题:三个例子,太阳能,加纳,美国肉联厂。

胭脂店

象狮子一样扑上去!

2013年6月7日
自从小宝知道自己不久要上学之后,经历了担心(“要坐这么久,太累了。”),疑虑(我会不会学不会呀?),将信将疑(妈妈说他很聪明),向往(得了漂亮的新书包,新笔盒),喜欢(要跟贝拉一样,不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喽),现在到了盼望(听说学校有足球队哦!)的过程。小宝自己也慢慢长大,成了一个很棒的小男孩。
上个星期五,我们终于收到了小宝学校的正式录取通知,心里崩紧的一弦算是松了下来。
说起来,小宝的学校这些年大大吃香起来,很多小朋友都想进,想法临时转户口到学区的,想法跨区转校的,年年增多,搞到去年有些该进的小朋友都差点没位子。所以学校管理局针对这种情况,去年年底早早儿地把学区范围缩小,校长也信誓旦旦,保证已经有兄弟姐妹在校的小朋友肯定有入学的位子。没想到上有政策,下还有对策,以前都是四月份就发录取通知了,这次一直到六月份通知才来。我虽然不是特别紧张,因为小漪已经在校,小宝的应该有保证,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给学校管理局打了电话,那位女士先是告诉我通知四月底就发了,我说我没收到呀,她就问我哪间学校,知道了以后,语气就变得很冷淡,说是这所学校的结果要到六月份才有,我又赶紧报告我们已经有一个孩子在那间学校了,那位女士语气立刻变缓,主动给查了电脑,告诉我希望很大,然后又顿了顿,说:我只告诉你呀,你可别往外说,不然又不知道多少人会打电话过来。你儿子已经被录取了!我听了当真是欢喜,谢了人家好几次才挂了电话。
接着又收到了小漪捎来的班主任的信——我们给学校打过招呼,希望小宝编入小漪班主任新带的班,也如愿了——邀请小宝去上一天学,所以昨天我送小朋友们去幼儿园的时候,特地跟小宝的带教老师Dirk打招呼,下个星期可能小宝会缺席一天。
高大魁梧大红脸的Dirk听了,表示支持:“当然是上学重要啦!”  然后就跟我赞起小宝来:“你家小宝真是厉害!那个力量不是盖的!” 说着还弯起手臂做了个pose,我说:“他一直参加室内攀岩训练的。”(小宝还在比赛中得了同龄组金牌。)我又接着说:“他双手攀着两块岩石,可以腾空抬脚到头部十来次,我看了都很吃惊呀!”
Dirk又问我,“他跟你说了吧?昨天的事?” 我:“不知道呀。” Dirk接着说,:“小宝昨天可是发怒了!” 原来昨天有个小朋友,抢了小宝盒子里的面包,自己咬了一口,就把剩下的面包埋到沙坑里了。“小宝可是真的发火了!” Dirk一脸敬佩的神情,可是具体小宝怎么发火的,却没说。
小宝大概早把这事儿忘了。可是他的妈妈很好奇。
这天接小朋友回家,路上我问小宝:
“你和Florian吵架了?”
“嗯。” 小宝说嗯,不是那种闷声闷声的嗯,而是尾音稍扬,然后一个果断的结束。
“为什么呀?”
“他抢了我的面包,撕掉一块,还把它埋起来!”
“哦,那你怎么做的?”
“我就扑到他身上去了。”(德语直翻更带劲儿!“我就把我自己扔到他身上去了!”)
我一边偷着乐,一边问:“象老虎一样地扑上去?”
“象狮子一样!” 小宝更正说。
小宝号称自己有三个星座,德国星座是狮子,中国星座是猪,还有一个星座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是吸血鬼,因为他有两对特别尖的虎牙。
我和小漪大笑!
“那Florian怎么样了呢?”
“没怎么。”
“他哭了没有?”
“没有。”
“那他发脾气了没有?”
“没有。”
“那他到底怎么样了呢?”
“就是没怎么。”
难道Florian吓呆了?!

自从小宝知道自己不久要上学之后,经历了担心(“要坐这么久,太累了。”),疑虑(我会不会学不会呀?),将信将疑(妈妈说他很聪明),向往(得了漂亮的新书包,新笔盒),喜欢(要跟贝拉一样,不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喽),现在到了盼望(听说学校有足球队哦!)的过程。小宝自己也慢慢长大,成了一个很棒的小男孩。

上个星期五,我们终于收到了小宝学校的正式录取通知,心里崩紧的一弦算是松了下来。

说起来,小宝的学校这些年大大吃香起来,很多小朋友都想进,想法临时转户口到学区的,想法跨区转校的,年年增多,搞到去年有些该进的小朋友都差点没位子。所以学校管理局针对这种情况,去年年底早早儿地把学区范围缩小,校长也信誓旦旦,保证已经有兄弟姐妹在校的小朋友肯定有入学的位子。没想到上有政策,下还有对策,以前都是四月份就发录取通知了,这次一直到六月份通知才来。我虽然不是特别紧张,因为小漪已经在校,小宝的应该有保证,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给学校管理局打了电话,那位女士先是告诉我通知四月底就发了,我说我没收到呀,她就问我哪间学校,知道了以后,语气就变得很冷淡,说是这所学校的结果要到六月份才有,我又赶紧报告我们已经有一个孩子在那间学校了,那位女士语气立刻变缓,主动给查了电脑,告诉我希望很大,然后又顿了顿,说:我只告诉你呀,你可别往外说,不然又不知道多少人会打电话过来。你儿子已经被录取了!我听了当真是欢喜,谢了人家好几次才挂了电话。

接着又收到了小漪捎来的班主任的信——我们给学校打过招呼,希望小宝编入小漪班主任新带的班,也如愿了——邀请小宝去上一天学,所以昨天我送小朋友们去幼儿园的时候,特地跟小宝的带教老师Dirk打招呼,下个星期可能小宝会缺席一天。

高大魁梧大红脸的Dirk听了,表示支持:“当然是上学重要啦!”  然后就跟我赞起小宝来:“你家小宝真是厉害!那个力量不是盖的!” 说着还弯起手臂做了个pose,我说:“他一直参加室内攀岩训练的。”(小宝还在比赛中得了同龄组金牌。)我又接着说:“他双手攀着两块岩石,可以腾空抬脚到头部十来次,我看了都很吃惊呀!”

Dirk又问我,“他跟你说了吧?昨天的事?” 我:“不知道呀。” Dirk接着说,:“小宝昨天可是发怒了!” 原来昨天有个小朋友,抢了小宝盒子里的面包,自己咬了一口,就把剩下的面包埋到沙坑里了。“小宝可是真的发火了!” Dirk一脸敬佩的神情,可是具体小宝怎么发火的,却没说。

小宝大概早把这事儿忘了。可是他的妈妈很好奇。

下午接了小朋友回家,路上我就问起小宝:

“你和Florian吵架了?”

“嗯。” 小宝说嗯,不是那种闷声闷声的嗯,而是尾音稍扬,然后一个果断的结束。

“为什么呀?”

“他抢了我的面包,撕掉一块,还把它埋起来!”

“哦,那你怎么做的?”

“我就扑到他身上去了。”(德语直翻更带劲儿!“我就把我自己扔到他身上去了!”)

我一边偷着乐,一边问:“象老虎一样地扑上去?”

“象狮子一样!” 小宝更正说。

小宝号称自己有三个星座,德国星座是狮子,中国星座是猪,还有一个星座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是吸血鬼,因为他有两对特别尖的虎牙。

我和小漪大笑!

“那Florian怎么样了呢?”

“没怎么。”

“他哭了没有?”

“没有。”

“那他发脾气了没有?”

“没有。”

“那他到底怎么样了呢?”

“就是没怎么。”

难道Florian吓呆了?!

宝贝

从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谈起。。。(一)

2013年6月6日

一、中德关于太阳能产业的争端

欧盟委员会6月4日做出决定,对来自中国的太阳能产品征收临时惩罚性关税。分为以下三步,从6月6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产品的关税提高到11.8%,到8月6日提高到47.6%,如果在此期间欧盟和中国一直没有达成一致,将会在12月通过最终决定(一般5年期)。

这件事在德国争议很大。

最终促成欧委员做出这个决定的,挑头的正是德国的一个叫EU pro sun的组织。由于中国廉价太阳能产品的冲击,德国最大的太阳能企业宣告破产,德国大量太阳能企业业绩连连滑坡,EU Pro Sun联合了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20多家太阳能企业,向欧委会提出“倾销调查”,以求对中国太阳能企业限制与惩罚。理由是:

中国的太阳能企业是在同世界上的其他企业不公平竟争。

他们认为,中国的太阳能企业受中国政府的补贴(比如用电免费,有公司得到政府多达10亿欧元补贴等等),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倾销产品,以期挤垮世界范围内的同业公司,达到垄断目的,并在此基础上提升价格。这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企业和政府的竞争。

其实还有一点是,目前世界范围内的太阳能产品,在市场上是供大于求的,中国的太阳能企业更是产能过剩,中国太阳能市场远远不能消化中国太阳能企业的产品,只能倾销到世界。中国太阳能产品2011年在德国的销量达到210亿欧元。

不过EU Pro Sun一直不能列出同盟公司的名单,以致受怀疑这些公司是否从数额上达到了同业公司的25%,是否已经据有了向欧委会提出这项提议的资格。

在德国内部,并不是所有与太阳能相关的企业都支持向中国的太阳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认为这一举动,差不多杀敌一百,自损三千。

李克强总理前两天到访德国,对此事也跟德国默克尔政府达成默契,德国政府对此也是持反对态度的。其实不止德国,整个欧盟,也是反对的居多。最后欧盟投票的结果是,包括德国,英国在内的18个国家反对,法国,意大利等4个国家支持,另有5个弃权。尽管如此,欧委会还是做出了上述决定,不能不说,令人十分吃惊。

中国对此裁定做出的反应也是很快,第二天就已经宣布对欧盟葡萄酒在中国的倾销做出制裁。这下就很搞笑,因为销到中国的葡萄酒在世界销售范围内来讲,跟本就是小头——欧盟2012年葡萄酒产量141百万百升(Mhl),销入中国290百万升,只占2%左右。而且卖葡萄酒到中国的大户是法国,德国基本上受到的影响很小。这个消息宣布以后,法国立马急眼儿,大骂中国政府流氓,法国总统乌龙先生当天就要求27欧盟国坐下来开会,统一意见。

注:
原来信息有误,已改。谢谢aa提醒。法国投了惩罚性关税的赞成票,所以对葡萄酒征税还真是不冤。原来中国是打算征收钢管税的,李总理来德国和默克尔一谈,回头就改征葡萄酒税了。呵呵。。。

胭脂店